新聞辦就2017年一季度外匯收支數據
有關情況舉行發佈會

2017-04-20 17:26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上午10時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廳舉行新聞發佈會,請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介紹2017年一季度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並答記者問。

國新辦2017年一季度外匯收支數據有關情況發佈會現場 中國網 宗超

國新辦新聞局副局長襲艷春主持發佈會 中國網 宗超

【國新辦新聞局副局長 襲艷春】女士們、先生們,上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會。今天我們繼續召開發佈會介紹一季度最新經濟發展數據,今天非常高興地邀請到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女士,請她向大家介紹今年一季度外匯收支情況,並回答大家的提問,下面先請王春英女士作介紹。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 中國網 宗超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 王春英】大家上午好,歡迎參加今天的新聞發佈會。下面我首先通報2017年一季度我國外匯收支情況,然後回答大家關心的問題。

2017年一季度,全球經濟繼續緩慢復蘇,國際金融市場運行相對平穩;我國經濟保持穩中向好發展勢頭,經濟增速略有回升,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外匯局一方面堅持改革開放,進一步提升跨境貿易投資便利化水平;另一方面切實防範跨境資金流動風險,維護健康、穩定、良性的外匯市場秩序。總體來看,一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明顯緩解,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

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2017年一季度,銀行累計結匯2.59萬億元人民幣(折合3755億美元),售匯2.87萬億元人民幣(折合4163億美元),結售匯逆差2815億元人民幣(折合409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看,2017年一季度,累計涉外收入4.67萬億元人民幣(折合6775億美元),對外付款4.84萬億元人民幣(折合7027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736億元人民幣(折合252億美元)。

2017年一季度,我國外匯收支狀況主要呈現以下特點:

第一,銀行結售匯和涉外收付款逆差大幅下降。2017年一季度,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匯同比增長7%,售匯同比下降12%,結售匯逆差409億美元,同比下降67%;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2%,支出同比下降9%,涉外收付款逆差252億美元,同比下降78%;其中,涉外外匯收付款順差30億美元,去年同期為逆差366億美元。

第二,外匯供求逐步趨向基本平衡。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2017年1月份逆差192億美元,較2016年12月份463億美元的逆差明顯收窄,2、3月份逆差分別為101億和116億美元。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逐月收窄,1至3月份分別為156億、101億和70億美元。如綜合考慮即期、遠期結售匯以及期權等相關影響因素,2月以來我國外匯供求呈現基本平衡。此外,從非銀行部門涉外收支這一方面看,1月份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97億美元,2月份順差19億美元,3月份逆差174億美元,2016年月均逆差254億美元。

第三,售匯率同比明顯下降,企業外匯融資規模回升。2017年一季度,衡量企業購匯動機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8%,較2016年同期下降12個百分點,説明企業購匯更趨理性,購匯償還外匯融資的情況減少。2017年以來,境內外匯貸款餘額逐月回升,一季度累計增加113億美元,此前兩年多的時間裏大部分表現為持續下降;企業海外代付、遠期信用證等進口跨境融資餘額進一步上升170億美元,其中,外幣融資餘額上升222億美元。

第四,結匯率同比有所上升,個人境內外匯存款由升轉降。2017年一季度,衡量結匯意願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2%,較上年同期上升3個百分點,説明市場主體結匯意願有所增強。從個人境內外匯存款看,一季度餘額累計增加3億美元,較2016年同期少增112億美元。其中,1月份個人境內外匯存款餘額上升19億美元,2、3月份每月都下降8億美元左右。

第五,銀行遠期結售匯逆差下降。2017年一季度,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同比增長153%,遠期售匯簽約下降25%,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34億美元,下降91%。其中,1月份遠期結售匯逆差80億美元,2月份轉為順差47億美元,3月份基本平衡,説明今年以來人民幣貶值預期明顯減弱。

以上就是我要通報的2017年一季度外匯收支主要統計數據。下面,歡迎大家就我國外匯收支狀況有關問題提問。

【襲艷春】謝謝王春英女士的介紹,下面我們進入答問環節,按照慣例提問前還是請通報一下所在的新聞機構。

經濟日報記者提問 中國網 宗超

【經濟日報記者】從您剛才通報的一季度數據情況來看,今年以來我國的跨境資金流出壓力有所減輕,請問減輕原因是什麼?您如何看待未來的發展趨勢?

【王春英】從剛剛通報的數據可以看得出來,今年以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出明顯放緩,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這反映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逐步向均衡狀態收斂的大趨勢。我們可以從前幾年的情況看,2014年下半年以來,中國跨境資金流動開始呈現凈流出狀態,外匯儲備也從過去常年大規模上升轉為下降,2015年底和2016年初出現了比較大幅度的波動。但2016年以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出壓力趨向緩解,2016年外匯儲備全年餘額下降3198億美元,比2015年降幅收窄了38%。今年以來的流出壓力進一步減輕,特別是2、3月份我國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外匯儲備餘額連續兩個月回升。

一季度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好轉與市場環境變化密切相關。一方面,近期國內經濟企穩提振了市場信心,體現了經濟基本面的基礎性作用。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長6.9%,比去年第四季度還提升了0.1個百分點,同時看到很多經濟指標都是好轉的,比如,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連續8個月處於擴張區間,今年3月份是51.8,是2012年5月以來的新高;從統計局發佈的一季度數據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實際增長6.8%,比去年全年的增速加快0.8個百分點;一季度全國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長9.2%,比去年全年增速加快了1.1個百分點,其中民間投資增長7.7%,加快4.5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一季度外部環境尤其是美元匯率相對穩定。儘管3月份美聯儲再次加息,但是美元指數窄幅波動,並且在一季度總體回落1.8%,國際金融市場運行也比較平穩。所以在國內和國外因素的共同影響下,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保持了基本穩定,對美元匯率呈現雙向浮動,匯率預期進一步趨穩。

從未來看,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仍會朝著均衡的方向發展,我國跨境收支仍具有良好的穩健基礎。第一,中國經濟仍處於中高速增長區間,未來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産業結構將繼續升級,經濟增長將更有質量、更有效率。前兩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佈了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把2017年中國經濟增速預測值調高0.1個百分點到6.6%。

第二,中國仍將是境外長期資本最具競爭力和吸引力的重要目的地之一。根據聯合國貿發會議的分析報告,在2016年全球十大外資流入經濟體中,中國排名第三位,僅次於美國和英國,在新興經濟體中繼續排名第一位。今年年初,國務院出臺了積極利用外資的一系列措施,我國將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深化簡政放權,優化服務改革,創造更加開放、便利、透明的營商環境,提高利用外資水平和質量。

第三,金融市場對外開放將進一步深化。從去年的情況看,中國推動了銀行間債券市場進一步開放,實施了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深化了QFII和RQFll外匯管理改革等政策,10月份人民幣正式加入了IMF的SDR貨幣籃子,政策和市場效果已開始顯現,當前和未來我們仍會不斷優化有關政策。比如,今年2月份我們發佈通知,允許投資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的境外投資者基於實需原則參與境內外匯衍生品市場,也就是對外匯風險敞口進行保值。像這樣的政策,就是我們在金融市場對外開放中不斷完善和出臺支持政策的一個表現,所以説我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還會進一步深化。

第四,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的穩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彈性將進一步增強,有利於促進我國跨境資金流動有進有出、雙向波動。

第五,我國經常賬戶持續順差,外匯儲備仍然充裕,有能力維護外匯收支平穩運行。

因此,從未來看,我國跨境資金流動仍會朝著均衡的方向發展,謝謝。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請問一下王司長,從數據來看,3月份美聯儲加息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總體不大,您對此如何評價?另外今年美聯儲還會繼續加息,並且可能會考慮縮減資産負債表,這將對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産生什麼影響?

【王春英】美聯儲加息的問題我們每次都會涉及,也是我們日常工作中時時關心和關注的問題,今年又增加了縮減資産負債表的問題,對此,我們也在實時監測和評估。我想和大家分享幾個看法:

第一,對於美聯儲加息等政策調整需要全面看待與分析。目前,尤其是從美國經濟表現來看,具備了穩步加息的條件,但也存在一些不確定性。比如,從美國國內看,美國新政府政策實施的過程和實施的效果仍存在不確定性,減稅、增加基建投資的難度都比較大,而且會影響美國財政收支狀況,放鬆金融監管可能會加大金融市場風險,美元匯率過強也不利於解決美國的貿易不平衡問題,美元升值也會影響其進口價格並可能減緩通脹回升速度。從美國國外看,全球金融市場不穩定因素依然較多,國際市場動蕩也會影響美國國內政策調整。如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就曾拖延美聯儲加息步伐。此外,雖然美聯儲加息是推動美元走強的重要因素,但當前影響美元匯率的因素更加複雜。如美國政府對美元上漲的關注有可能會制約美元走強,近期歐洲經濟較前些年有所企穩也是美元匯率的重要影響變量。美聯儲縮減資産負債表和加息屬於同方向的政策調整,同樣也會受到上述這些不確定因素的影響。

第二,從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看,美聯儲三次加息的影響是逐步減弱的。從退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至今,美聯儲已加息三次。2015年12月份首次加息時,美元指數在加息前的最高漲幅為7%左右,再加上其他因素的共同影響,當年四季度我國外匯儲備餘額下降了1838億美元;2016年12月份第二次加息前,加息預期與美國總統大選效應共同推動美元指數最高漲幅為9%左右,當年四季度我國外匯儲備餘額下降了1559億美元;今年3月份美聯儲第三次加息前,美元指數最高上升了2.7%,一季度外匯儲備餘額略微下降了14億美元,其中,1月份下降123億美元,2、3月份分別上升69億和40億美元。

第三,美聯儲三次加息的不同影響,充分説明當前我國的應對能力和適應能力大幅提升。首先,與2015年底美聯儲首次加息相比,當前國內經濟運行更加穩定。2015年底我國經濟處於持續下行期,當時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曾經連續7個月位於榮枯線以下;當前經濟企穩向好勢頭增多,我剛才也講到,PMI連續8個月處於擴張區間,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GDP增長了6.8%和6.9%。其次,外匯市場供求狀況明顯改善。隨著境內主體本外幣資産負債結構調整逐步到位,近期變動趨向平穩,例如,2015年四季度我國本外幣外債餘額累計下降1724億美元,但從2016年二季度開始逐季回升。再次,金融市場開放程度有所提升。特別是外資流入渠道進一步拓寬、便利化程度逐步提高,2016年以來境內債券市場對外開放、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等改革措施的效果逐步顯現。最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預期大幅減弱。通常我們會以期權市場風險逆轉指標的變化來看人民幣匯率預期,風險逆轉指標是指看漲美元/看跌人民幣期權與看跌美元/看漲人民幣期權的波動率之差,差額為正值,表示市場看多美元、看空人民幣,且正值越大,這種預期越強。近期境內外市場的這一指標較2015年末和2016年末均大幅下降,説明目前人民幣匯率預期趨向穩定。

總的來説,對於美聯儲加息和縮減資産負債表這件事情,我們還會實時監測和評估。從我國應對能力和適應能力上看,我們還是有信心的,謝謝。

日本經濟新聞記者提問 中國網 宗超

【日本經濟新聞記者】一些專家指出目前中國政府資本外流管制導致國內房地産價格的上漲,您怎樣評論這些看法?謝謝。

【王春英】近年來,我國正常的對外投資還是很多的,而且我國資本流出已經以民間部門對外投資為主了。自2014年下半年起,我國跨境資本流出主要表現為對外投資和償還外債,但從2016年二季度以來,償還外債已經告一段落,外債規模開始上升,民間部門對外投資成為主要的表現形式。根據國際收支數據,2014年下半年到2016年,我國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逆差9501億美元,其中,外國來華直接投資和證券投資整體仍舊是凈流入的,合計規模為6700多億美元。凈流出的項目:一是市場主體也就是民間部門對外的各類投資,包括直接投資、證券投資、貸款等,合計規模為1.24萬億美元;二是其他投資項下負債流出,2014年下半年到2016年累計凈流出3800多億美元,主要是市場主體償還境外貸款和貿易信貸等,這在2015年表現比較突出,2016年二季度以來就恢復凈流入了。總的來看,2014年下半年以來的資本流出中,是以民間部門對外資産增加為主的,對外投資和償還負債的比例為3.2:1。因此,目前我國民間部門持有的對外資産首次過半,這也是國內主體能夠正常對外投資並開展涉外經濟活動的一個非常好的例證。

當然,我國企業對外投資也需要健康、有序。去年11月28日和12月6日,發改委、商務部、人民銀行、外匯局四部門負責人在兩次答記者問中指出,監管部門密切關注在房地産、酒店、影城、娛樂業、體育俱樂部等領域出現的一些非理性對外投資的傾向,以及大額非主業投資、有有限合夥企業對外投資、“母小子大”、“快設快出”等類型對外投資中存在的風險隱患,建議有關企業審慎決策。同時也提出,我國對外投資堅持的原則是“企業主體、市場原則、國際慣例、政府引導”,推進對外投資管理“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支持國內有能力、有條件的企業開展真實合規的對外投資活動,參與“一帶一路”共同建設和國際産能合作,促進國內經濟轉型升級,深化中國和世界各國的互利合作。

中新社記者提問 中國網 宗超

【中國新聞社記者】我的問題是這樣的,在IMF4月份公佈的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數據中,首次單列出了其他經濟體官方儲備中人民幣資産的數據,對於這個情況,請問一下目前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幣資産的具體狀況是什麼,您對此怎麼看?謝謝。

【王春英】我們也關注到IMF公佈的信息。外匯局的統計數據顯示,截止到去年年底,境外央行直接持有的對中國居民的人民幣資産規模折合811億美元,比上年末增長13%,用人民幣計值是5635億元人民幣。其中,債務證券佔比92.5%,股權和投資基金份額佔比7.4%。

我們也注意到,IMF公佈的數字是845億美元,這和我們所監測到境外央行直接持有的對中國居民的人民幣資産規模之間有一個小小的差距。我們分析,除折算因素外,還有小部分其他因素影響,比如,可能是境外央行持有了非居民發行的人民幣證券,非居民發行人募集資金後再投資境內人民幣資産;也可能是境外央行通過代理機構持有境內人民幣資産,這些在我們的統計上,持有人就會體現成非居民發行人或代理機構。

對於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幣資産上升,我們還是樂見的。這反映了隨著中國金融市場不斷開放、人民幣正式加入SDR貨幣籃子,接受人民幣計價産品、願意持有人民幣資産的境外機構越來越多。以往是境外央行零星持有人民幣計價産品,目前已出現成規模持有的情況,這有利於穩定我國外匯供給。境外央行持有較多人民幣債券,尤其是國債,既符合儲備資産配置高流動性和低風險的要求,也反映了境外投資者對人民幣資産的長期看好和對中國經濟金融體系的信心。

實際上,近年來人民幣在跨境資本流動等方面的重要性日益顯現。據國際清算銀行統計,2016年人民幣在全球外匯交易中佔比達到4%。據SWIFT統計,2017年2月人民幣在全球支付中佔比1.84%。可見,境外主體持有人民幣資産,人民幣計價産品從零到有,都是對中國的經濟、金融、匯率以及跨境資本流動有信心的表現。

鳳凰衛視記者提問 中國網 宗超

【鳳凰衛視記者】第一,關於外儲,我們看到不少的分析説,可能外儲目前回到平穩區間是因為中國對外匯流出的管制,包括對居民的境外購買不動産以及境外購買保險等支出的限制,請問您對這樣的説法有什麼回應?第二,有關人民幣匯率,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政策沒有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您有什麼樣的評論,我們看到市場上對這個反映比較好,認為今年人民幣匯率會相對穩定。

【王春英】關於美國財政部沒有認定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屬於客觀事實,中國沒有通過人民幣貶值刺激出口的必要。我們從幾個方面可以看出,中國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勞動生産率增長持續高於其他主要經濟體,我們出口還保持了一定的國際競爭力,在全球市場的份額仍然較高。2007年,中國出口占全球市場份額的8.8%,2015和2016年佔比都在13%以上。此外,中國也不符合美國財政部認定匯率操縱國的標準。

關於外匯管理方面,從我國跨境資本轉向流出以來,外匯管理部門未對匯兌和跨境收付等採取新的措施,但要求銀行遵守現行外匯管理規定,切實履行展業原則,加強真實性合規性審核。與之前相比,外匯管理政策法規連續一貫,沒有任何變化。

我們制定和執行外匯管理政策時,始終堅持兩項基本原則:一是堅持改革開放,支持和推動金融市場的雙向開放,進一步提升跨境貿易、投資便利化水平,服務實體經濟。二是堅持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風險,防止跨境資本無序流動對宏觀經濟和金融穩定帶來衝擊,維護外匯市場穩定,為改革開放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基於上述兩項原則,外匯管理政策有幾個基本內涵:第一,“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中國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老路上。1996年,中國實現了經常賬戶完全可兌換;本世紀初以來,資本賬戶可兌換程度已逐步提高。第二,審慎有序推動中國資本賬戶開放。2016年,中國資本賬戶開放有很多亮點,包括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進一步開放和便利境外機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等。資本賬戶開放進程應與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狀況以及金融穩定性相適應。在不同時期,應該充分考慮內外部多重因素,找準資本賬戶開放重點、節奏和步驟等。第三,構建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和微觀市場監管體系,維護健康、穩定、良性的外匯市場秩序。第四,進一步完善匯率形成機制,增強匯率彈性。希望這些對你理解外匯管理政策有所幫助,謝謝。

彭博新聞社記者提問 中國網 宗超

【彭博社記者】您如何判斷後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走勢,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和對一籃子貨幣哪個會更穩定?

【王春英】從長期看,匯率本質上是由經濟基本面決定,我國經濟基本面繼續支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但短期走勢可能會受到預期、金融市場突發事件等影響,在一個比較短的週期內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這都是正常的。

【中國國際電視臺記者】今年以來我國貿易順差有所減少,説明我國的經常賬戶順差也可能下降,這是否會成為趨勢?如何看待未來我國經常賬戶收支情況?謝謝。

【王春英】近年來,我國經常賬戶順差與GDP之比持續處於合理水平,能夠有效地防範國際收支風險。其他國家國際收支危機的歷史經驗表明,經常賬戶逆差超過GDP的4-5%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早期預警指標;歐盟2011年出臺了提高經濟財政一體化程度的“六項規則”,其中一項預警指標就是經常賬戶逆差與GDP之比不應超過4%,順差佔比不應超過6%。我國經常賬戶順差與GDP之比在2007年達到歷史最高的9.9%,隨後開始逐步下降。近幾年,季度的數據波動性較大,有些季度超過3%,最低是2014年一季度的0.2%,去年全年為1.8%。總體看,都處於相對合理的區間。當前,經常賬戶收支更加平衡的發展變化是國內經濟結構不斷優化、內需作用進一步增強的表現,但並不意味著出口競爭力降低。剛剛我在回答前面記者提問的時候也談到了,2007年我國出口占全球出口的8.8%,2015年和2016年都在13%以上。所以説,我國經常賬戶順差佔比持續處於合理水平,能夠有效防範國際收支風險。

未來我國經常賬戶順差仍將維持在合理水平,與我國當前涉外經濟發展階段、國內經濟結構相一致、相協調。我國經常賬戶順差主要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收益等項目組成,未來的發展趨勢都會更加平穩。

第一,貨物貿易仍會保持一定規模順差,並且會更趨平衡。一方面,出口仍會相對穩定。儘管外部環境中貿易摩擦因素可能增多,但也存在一些有利於我國出口企穩的因素。例如,很多機構都預測2017年全球經濟增速高於2016年,IMF最新預計2017年全球經濟增長3.5%,比2016年增速加快0.4個百分點,所以外需總體在緩慢恢復;近一段時期,衡量全球貿易走勢的波羅的海幹散貨運價指數總體上行,從2016年2月初290點的歷史低點逐步回升,今年3月下旬以來已經超過1200點,説明全球貿易也在恢復過程中;隨著“一帶一路”等相關合作的穩步推進,對區域內國家出口都會有益;此外,儘管勞動力和土地成本有所上升,但我國製造業産業鏈比較完備,在國際分工中仍有特有的優勢。因此我國出口仍然會相對穩定。另一方面,國內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內需有所回升,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總體企穩,將會使得我國進口額有所增加。所以説,我國貨物貿易將保持一定規模順差,且更趨平衡。

第二,服務貿易逆差增幅將繼續趨穩。近幾年,我國服務貿易逆差增長較快,主要是境內居民境外旅遊、留學等需求增加,體現了居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和相關政策的更加便利,2011至2014年旅行逆差平均增速為112%。但隨著相關需求的快速釋放,旅行逆差已經逐步達到較穩定的規模。2015年增速明顯放緩至12%,2016年增速進一步放緩至6%。

第三,收益投資逆差可能穩步收窄。近期我國直接投資形式的對外投資增多,境外投資收益有望隨之提高,這有利於穩步減少我國投資收益的逆差。

此外,經常賬戶順差與GDP之比反映到國內經濟結構上,可以歸結為儲蓄率高於投資率,未來這兩個比例之間的差距也會維持穩定、合理的水平。一方面,隨著我國經濟結構的穩步調整,內需對經濟增長的作用進一步加大,消費的貢獻有所上升,相應地,儲蓄率總體呈現平穩的下降態勢。但另一方面,投資率也在平穩下降,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和去産能政策的有效實施,粗放型投資的快速增長也會受到抑制。因此,我國儲蓄率和投資率可能同時有所下調,但兩者的缺口仍會保持相對穩定,經常賬戶順差也將繼續維持在合理水平。

【襲艷春】再次感謝春英司長非常專業、詳實的回答,也謝謝大家,今天的發佈會到此結束。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劉淼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