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辦就《健康扶貧工程“三個一批”行動計劃》
有關情況舉行發布會

2017-04-21 17:41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下午3時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廳舉行新聞發布會,請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夏更生介紹《健康扶貧工程“三個一批”行動計劃》有關情況,並答記者問。


國務院新聞辦就《健康扶貧工程“三個一批”行動計劃》有關情況舉行發布會  中國網 楊楠


國務院新聞辦新聞局副局長襲艷春主持新聞發布會  中國網 楊楠

【國務院新聞辦新聞局副局長 襲艷春】女士們、先生們,下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

今天我們非常高興地邀請到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王培安先生,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夏更生先生,請他們向大家介紹《健康扶貧工程“三個一批”行動計劃》的有關情況,並回答大家的提問。下面就先請王培安先生作介紹。


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王培安  中國網 楊楠

【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 王培安】女士們、先生們,媒體的朋友們,根據國新辦安排,今天下午,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務院扶貧辦、民政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保監會等6個部門專題介紹健康扶貧工程實施進展和“三個一批”行動計劃有關情況。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健康扶貧工作,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提出明確要求,國務院常務會議作出全面部署,習近平、李克強、劉延東、汪洋等中央領導同志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為貫徹落實中央脫貧攻堅部署要求,2016年6月,國家衛生計生委會同國務院扶貧辦等14個中央部門制定印發《關于實施健康扶貧工程的指導意見》,並召開全國健康扶貧工作會議進行動員落實。一年來,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務院扶貧辦會同中央有關部門圍繞防止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精準施策、綜合施策,推動健康扶貧工程實現良好開局,取得明顯成效。

一是貧困人口醫療保障水平明顯提高。城鄉居民基本醫保(新農合)、大病保險對貧困人口實現了全覆蓋,重特大疾病醫療救助逐步覆蓋貧困人口。新農合政策范圍內住院費用報銷比例提高5個百分點以上,大病保險報銷起付線降低。2016年貧困人口住院實際補償比達到67.6%。全國已有74%的貧困縣實行貧困人口縣域內住院先診療後付費和“一站式”信息交換和即時結算,有效減輕貧困人口看病就醫經濟負擔。

二是貧困患者分類救治穩步推進。動員衛生計生係統80多萬基層工作人員,集中兩個多月時間,就發病率高、治療費用高、嚴重影響生産生活能力的45種重點疾病和48種次重點疾病,對775萬戶1996萬人逐戶、逐人、逐病進行調查核實,全面摸清了農村貧困人口患病情況,建立了健康扶貧管理數據庫。在此基礎上,組織對大病和慢性病貧困患者進行分類救治,能夠一次性治愈的,集中力量進行治療;需要住院維持治療的,由就近具備能力的醫療機構實施治療;需要長期治療和康復的,由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在上級醫療機構指導下實施規范治療和康復管理。2016年全國分類救治貧困患者200多萬人。同時,在貴州、四川等8省區啟動大病集中救治工作試點,對罹患兒童白血病和兒童先心病等大病患者進行集中救治,2017年2月這項工作在全國全面實施,已累計救治貧困大病患者9萬多人。

三是貧困地區醫療衛生服務能力明顯提升。編制實施《全民健康保障工程建設規劃》,取消貧困地區縣級和西部連片特困地區地市級配套資金,支持包含貧困地區在內的縣級醫院、婦幼保健機構、疾控機構建設項目800個。安排全國889家三級醫院對口幫扶所有貧困縣的1149家縣級醫院,近萬名城市三級醫院醫生在貧困縣縣級醫院進行蹲點幫扶,幫助貧困縣縣醫院開展重點專科建設。全科醫生特崗計劃、農村訂單定向醫學生免費培養、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助理全科醫生培訓等工作進一步向貧困地區傾斜。多措並舉,逐步補齊貧困地區醫療衛生能力短板。

四是貧困地區公共衛生工作不斷加強。加大農村貧困地區傳染病、地方病和寄生蟲病防治力度,實施貧困地區婦女“兩癌”篩查、免費孕前優生健康檢查等重大公共衛生項目。貧困地區兒童營養改善和新生兒疾病篩查項目進展順利,受益兒童分別達到423萬人和438萬人。優先推進農村貧困人口簽約服務,2016年簽約服務已覆蓋貧困地區76%農村貧困人口。加強健康教育與健康促進工作,提升農村貧困人口健康意識,養成良好衛生習慣。

為深入貫徹落實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精神和習近平總書記健康扶貧重要指示精神,將因病致貧因病返貧作為扶貧硬骨頭的主攻方向,實行“靶向治療”,在進一步調查核實農村貧困人口患病情況的基礎上,按照“大病集中救治一批、慢病簽約服務管理一批、重病兜底保障一批”的要求,組織對患有大病和長期慢性病的貧困人口實行分類分批救治,進一步推動健康扶貧落實到人、精準到病,國家衛生計生委、民政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保監會、國務院扶貧辦共同研究制定了《健康扶貧工程“三個一批”行動計劃》。該文件已于4月12日聯合印發各地,主要有三項措施:

一是大病集中救治一批。根據“三定兩加強”原則,組織開展農村貧困家庭大病專項救治工作,對患有大病的農村貧困人口實行集中救治。按照保證質量、方便患者、管理規范的原則,確定大病集中救治定點醫院;按照“保基本,兜底線”的原則,制訂符合當地診療服務能力、具體細化的診療方案和臨床路徑;按照“有激勵、有約束”的原則,以醫療服務合理成本為基礎,體現醫療技術和醫務人員勞務價值,參考既往實際發生費用等進行測算,制訂病種收費標準;省級衛生計生委和定點醫院要通過完善制度、開展質量管理等措施加強醫療質量管理;加強責任落實,國家衛生計生委會同有關部門組織開展食管癌、胃癌、結腸癌、直腸癌、終末期腎病、兒童白血病和兒童先天性心臟病等大病集中救治工作, 2018年實現農村貧困人口全覆蓋。省級衛生計生行政部門要結合當地實際逐步擴大集中救治病種。

二是慢病簽約服務管理一批。全面建立農村貧困人口健康卡,落實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為符合條件的農村貧困人口每年開展1次健康體檢。組織鄉鎮衛生院醫生或村醫,對農村貧困家庭實行簽約服務,制定針對性的健康管理方案,在縣級醫院指導下,對農村貧困家庭慢性病患者依據病情採取有針對性的健康管理,每年按管理規范安排面對面隨訪,詢問病情,檢查並評估心率、血糖和血壓等基礎性健康指標,在飲食、運動、心理等方面提供健康指導。2017年,鄉村醫生簽約服務要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全覆蓋。

三是重病兜底保障一批。完善大病保險政策,對符合條件的農村貧困人口在起付線、報銷比例等方面給予重點傾斜。積極探索與按人頭付費相結合的門診慢性病管理。加大醫療救助力度,將符合條件的貧困人口全部納入救助范圍,進一步提高救助水平。建立健康扶貧保障機制,統籌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商業健康保險等保障措施,實行聯動報銷,加強綜合保障,切實提高農村貧困人口受益水平。實行貧困人口縣域內住院先診療後付費和“一站式”即時結算,貧困患者只需在出院時支付自負醫療費用。同時,充分發揮慈善醫療救助作用,動員慈善組織和社會公眾參與,精準對接特殊困難家庭,減輕或免除個人費用負擔。

下一步,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務院扶貧辦將會同民政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保監會等有關部門,加強統籌協調、督導考核,落實各級政府責任,組織和動員各方面力量,通過“挂圖作戰”,有序推進“三個一批”行動計劃實施,確保農村貧困人口應治盡治、應保盡保。謝謝!

【襲艷春】感謝王培安先生的介紹。下面進入答問環節。按照慣例,提問前還是請通報一下所在的新聞機構。

【中央電視臺記者】這次實施《健康扶貧“三個一批”行動計劃》,預期能達到什麼樣的目標?謝謝。

【王培安】實行“三個一批”要達到的目標,概括起來就是突出重點、精準施策,有效解決貧困人口的因病致貧問題。因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導致農村貧困人口致貧的主要原因之一。據統計,2015年底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貧困人口佔整個貧困人口的44.1%,涉及到近2000萬人,其中患有大病和慢病的是734萬人。近幾年,隨著脫貧攻堅的不斷深入,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比例不降反升,從2013年的佔比42.2%,到2015年提高到44.1%,可以看出,疾病已經成為貧困增量産生的主要原因之一。這個問題會越來越大,矛盾會越來越突出。

在今年兩會期間,3月4日有政協委員提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脫貧攻堅的艱巨任務。習近平總書記在回應這個問題的時候指出,因病致貧和因病返貧是脫貧攻堅“硬骨頭”的主攻方向,而且説不會因2020年總體消除貧困以後、實現脫貧攻堅的任務以後這個現象就不存在了,這個現象、這個問題還會長期存在。所以總書記就提出,要採取一些“靶向治療”的措施和辦法。總書記這個重要講話,我理解主要有三層意思,第一,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脫貧攻堅長期而艱巨的任務。第二,要精準施策,也就是總書記要求的“靶向治療”。第三,要建立長效制度,有長效的措施來解決這個問題。

根據我們開展的專項調查核實,在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家庭中,患大病、重病的約有330萬人,患長期慢性病的約有400萬人,其中15-59歲勞動年齡段的患者佔41%。大家都知道,青壯年是家裏的頂梁柱,他們因病喪失勞動能力,可能給家庭的經濟帶來災難性的影響,罹患重大疾病不僅帶來自身的痛苦,威脅生命的健康,還給家庭造成巨大的醫療費用支出。比如,已經列入救治范圍、嚴重影響兒童健康成長的兒童白血病,通過早期規范的治療,大部分可以達到臨床治愈,但是治療的周期長,治療的費用動輒幾十萬元,對貧困家庭是一個天文數字。實施“三個一批”的行動計劃,組織對患有大病和長期慢性病的農村貧困人口進行分類救治,能夠幫助患者解除病痛,盡快地恢復生活和生産能力,幫助家庭甩掉疾病的沉重負擔,幫助他們擺脫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惡性循環,有效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使整個家庭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謝謝。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我們注意到,作為脫貧攻堅的一項精準舉措,應該説“三個一批”行動計劃是個非常好的政策,我們想知道,如何才能確保在各地的精準落地?謝謝。

【王培安】謝謝。這個問題提得非常好,問題認識到了,發現了,關鍵是要抓落實。

怎麼樣精準落地,主要是要做好三個方面的工作:一是把救治的對象找準;二是正確診斷和有效治療;三是要壓實工作的責任。為了把情況找準,去年我們組織了基層衛生計生幹部80多萬人,對建檔立卡的貧困戶進村入戶,一家一家地核實,精準到戶、精準到人、精準到病。

前面已經介紹了,實施“三個一批”的行動計劃,把“三個一批”行動計劃明確為各級醫療衛生機構今後四年的重要工作任務,充分調動廣大基層醫務工作者的積極性。具體來説,第一,建立疑難重症病例的會診、轉診機制;第二,充分利用對口支援、巡回醫療、派駐治療小組、遠程會診等方式做好救治。積極動員鄉鎮、村兩委、駐村幫扶工作隊等基層的工作力量,做好人員組織、政策宣講、工作對接,確保“三個一批”行動計劃有序推進。第三,壓實工作的責任。國家衛生計生委、國務院扶貧辦會同民政部、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和保監會等相關部門,加強統籌協調,每年組織督導評估,將“三個一批”行動計劃落實情況作為重點納入各地健康扶貧工作年度考核的內容,各級黨委政府將“三個一批”行動計劃作為本地脫貧攻堅和深化醫改的主要任務,進行重點研究部署。省級衛生計生部門、扶貧辦會同民政、財政、人力資源社會保障、保監等部門,制定本省區“三個一批”行動計劃細化方案和政策,明確責任和要求,加強指導考核,推動落實。地市、縣兩級結合實際,以縣為單位制定具體的方案和工作計劃,組織全面實施。謝謝。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目前疾病已經成為致貧主要原因之一,因病致貧、因病返貧是當前社會關注的焦點,請問健康扶貧工作在整個脫貧攻堅工作中佔據一個什麼樣的位置呢?謝謝。

【王培安】這個問題我想請國務院扶貧辦夏更生主任來回答。


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夏更生  中國網 楊楠

【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 夏更生】謝謝。你這個問題確實提得非常好。大家都知道,病痛和貧困是影響人的幸福感和獲得感的兩個重要因素,不光是貧困群眾,包括我們大家在座的也都一樣。對于貧困群眾來講,這兩個因素又往往是交織在一起,因病致貧、貧病交加。所以,祛病和脫貧是建設“健康中國”、建成小康社會的重大任務,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剛才培安主任也説了,專門部署實施健康扶貧工程,著力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

我們可以從這樣幾個方面看。一是從脫貧攻堅的目標上來看。我們國家的脫貧攻堅目標有三個層面:全國的目標、縣一級的目標、針對貧困人口扶貧對象的目標。針對貧困人口的目標就是“兩不愁三保障”。其中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基本醫療有保障。從目前的情況看,從攻堅戰打了一年的實踐看,通過今年的考核和第三方評估,可以看到,“兩不愁”就是不愁吃、不愁穿的問題在全國,包括邊遠的地區,基本上都解決了。現在難度比較大的就是“三個保障”,即: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在這“三個保障”中,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尤為突出。因此,要實現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目標,必須花更大的力氣來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

從人口的規模上來看,現在致貧因素佔首位的是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當然,致貧的不僅僅是單一因素,是多個因素交織在一起。但是從單項來看,因病致貧、返貧現在還是最大的一個群體。2016年全國建檔立卡數據顯示,因病致貧、返貧的貧困戶佔到貧困戶總數的42.6%。所以,因病致貧、返貧這個問題解決不好的話,就有將近一半的貧困人口不能如期脫貧,即使脫了貧也難以鞏固、難以穩定,很可能又回到貧困人口的行列。

從工作的難度來看,因病致貧、返貧是脫貧攻堅的艱,是“艱中之艱”、“難中之難”。這從幾年的數據來看,因病致貧、返貧戶佔比一直保持在40%以上,可見解決這一問題的難度非常之大。針對因病致貧、因病返貧裏面最突出的問題,就是大病、慢病和重病,衛生計生委牽頭,扶貧辦等六部委共同推出了“三個一批”行動計劃,對大病患者集中救治,對慢性病患者簽約服務管理,對重病患者兜底保障。解決這幾個問題應該説是幾千年中國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尤其是對窮人。在世界范圍來看,這麼大的群體,能夠解決這些問題,也是非常少見的。

做好這個工作,各級扶貧部門要協同衛生計生部門,發揮好統籌協調作用,協同作戰,使“三個一批”行動計劃聚焦貧困人口,精準落實落地,合力攻堅,在未來幾年努力解決700多萬大病、重病、慢病患者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也可能有些新增的貧困患者,我們通過建檔立卡的動態調整,做到剛才培安主任説的“應治盡治”、“應扶盡扶”、“應保盡保”。

通過“三個一批”的行動,通過部門的協同作戰,通過上下的合力攻堅,來解決這些問題,讓貧困群眾以健康的狀態邁入全面小康社會。謝謝。

【中新社記者】這“三個一批”的行動計劃提到了對重病要實行兜底保障,鑒于貧困人口基數這麼大,請問這個底能否兜得住?另外在這方面,地方有沒有好的做法和經驗?

【王培安】健康扶貧的主要內涵和主要任務,概括起來就是四句話:一是要讓貧困人口看得起病;二是看得好病;三是方便看病;四是少生病。剛才這位記者朋友提的就是第一個問題,就是看得起病。因為貧困人口第一個問題就是貧窮,從目前保障措施來看,目前全國主要有三項制度,第一項制度就叫城鄉居民醫保。貧困人口主要是農村,就是我們講的新農合。第二項制度就是大病保險,第三項制度是醫療救助。我們要求農村基本醫保要向貧困人口傾斜,這個傾斜主要是體現在大病保險的報銷上,符合條件的全部納入醫療救助范圍。目前從全國的情況來看,這三項制度門診能夠報銷的比例達到了57%左右,這是全國的平均數。住院能夠達到的報銷比例大約是70%。前面講了,比如有的重病動輒幾十萬,30%就是不小的數字,即使是這30%,他就看不起病。怎麼樣把這個底兜住?各地從實際出發,又建立了第四條保障線,我們把它稱為健康扶貧的補充保險。

舉個例子,兩年前我到一些地方去調研,比如湖北紅安縣,這個縣全縣總人口是65.6萬,貧困人口是5.4萬,它就從實際出發,通過統籌整合扶貧資金,縣財政每年安排2400萬,建立了一個補充保險。由保險公司經辦,保險公司要做精算,政府要做測算,簡單來説,就是通過建立這項制度,無論是貧困人口的門診也好、住院也好,以年為單位來計算,這一年他自己支付的醫療費用達到了5000塊錢以後,超過5000塊錢的就全部兜底報銷了。看病報銷比例達到90%以上,他們和報銷公司、經辦單位、機構簽協議,這個協議一定三年。保險公司清算下來的結果,第一年會需要2700萬,也就是説保險公司還會虧,還會貼300萬。但是這個群體第二年會減少,第三年也會減少,三年算賬,最後保險公司會實現保本微利。但是,在協議裏面還有補充條款,比如到第三年結余多了,保險公司要退回重新安排。如果缺口很少,保險公司就認了;如果缺口大了,政府還會補貼,是採取這麼一個方式。總的來説,就是建立一個兜底的保障制度,比如,江西、湖北、四川、河北,都在做類似的探索。我們現在已經組織了幾個調研組下去,其中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調研各地好的做法,然後總結好,推廣好,有效地解決貧困人口看得起病的問題。也就是剛才這位朋友提的,兜得住,還是兜不住?回答是必須要把它兜住!必須要有兜底保障的制度、措施和辦法!謝謝。

【新華社中國經濟信息社記者】“三個一批”都是針對貧困人口救助的,現在“因病返貧”這個病往往是突發的,比方説結婚了突然病了。我們在調研過程當中會發現,有的人去年不貧困,今年因為結婚了、懷孕了、生孩子了或者得了一個疾病,突然返貧了,這個在不在救助考慮范圍之內?

【王培安】你講的是返貧的問題?

【追問】對,“三個一批”都是針對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這個是相對規定的,雖然有擇機調整,但是這個機會肯定不如病變化得快,病是快的。謝謝。

【王培安】明白了。建檔立卡的貧困戶我們專門建立了信息平臺,是實行專項管理、動態管理。比如他今年還沒有被納入因病致貧、返貧的貧困人口管理,明年、後年因為別的原因,不光是你講的結婚、生孩子,或者還有別的原因導致貧困了,導致貧困以後,我們會把他納入這個係統,是實行動態管理。謝謝。

【追問】變化特別快,今年評上貧困戶了,明年突然好了,不貧困了。

【王培安】所以要動態管理,動態管理的意思就是有進有出。剛才我講了,特別是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扶貧工作,脫貧攻堅的目標提出來以後,總書記深入基層調研,調研的次數和內容最多的就是扶貧工作。這方面,總書記有很多重要的論述和指示,中央也是高頻率開會研究脫貧攻堅問題。

在兩會期間,我們領會總書記的指示,剛才已經介紹了,其中有一條,就是要建立長效機制,特別是針對健康扶貧要建立長效機制。長效機制的內容就包含了要實行動態管理,有進有出。新發生的,要及時納入進來,實行準確的、精準的、規范的管理。謝謝。

【襲艷春】再次感謝王培安先生和夏更生先生。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方圓震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