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辦就脫貧攻堅工作情況舉行發佈會

2018-01-05 16:59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18年1月5日(星期五)下午3時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佈廳舉行新聞發佈會,請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結合全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精神介紹脫貧攻堅工作情況,並答記者問。

國新辦就脫貧攻堅工作情況舉行發佈會。中國網 宗超 攝

【主持人 胡凱紅】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舉辦的新聞發佈會。前不久,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對打好脫貧攻堅戰作出了安排,全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對做好脫貧攻堅工作也作出了具體部署。今天,很高興請來了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先生,請他向大家介紹落實會議的精神,做好今年脫貧攻堅工作的情況,並回答大家的提問。出席今天發佈會的還有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夏更生先生,下面先請劉主任做介紹。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中國網 宗超 攝

【國務院扶貧辦主任 劉永富】女士們、先生們、朋友們,下午好。歡迎大家參加今天的新聞發佈會,感謝大家長期以來對脫貧攻堅工作的關心和支持。

黨的十九大充分肯定了脫貧攻堅的成就,對打好脫貧攻堅戰作出了部署,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也對打好脫貧攻堅戰作出安排。根據十九大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的部署,國務院扶貧辦近期召開了全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同志到會作了重要講話,對打好脫貧攻堅戰提出了九個方面的要求,並且對2018年的工作進行了全面的安排部署。下面,我簡要向大家通報有關情況。

一、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脫貧攻堅擺到治國理政的重要位置,舉全黨全國全社會之力,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經過幾年的努力,脫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進展。

一是創造了我國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從貧困人口的減少看,2012年底,我國有現行標準下的貧困人口是9899萬人,到2017年底,貧困人口在3000萬左右,五年累計減貧6600萬人以上,現行標準下的貧困人口在這五年時間裏減少了三分之二以上。我們離消除絕對貧困的目標越來越近。從貧困縣摘帽看,我國自1986年設立貧困縣以來,經過3次調整,每次總量都是有增無減。2016年,有28個貧困縣率先脫貧摘帽,第一次實現了貧困縣總量的減少。預計2017年還會有100個左右的貧困縣脫貧摘帽,表明我們在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方面邁出了堅實的步伐。

二是促進了貧困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貧困地區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呈現出新的發展局面。通過産業扶貧,推動旅遊扶貧、光伏扶貧、電商扶貧等新業態快速發展,進而促進了經濟發展。通過生態扶貧、易地扶貧搬遷、退耕還林,明顯改善了貧困地區生態環境。通過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的大量投入,貧困地區尤其是基層的生産生活條件明顯改善,增強了發展後勁。通過組織開展貧困識別,實施扶貧項目,增強了農村基層組織的凝聚力、戰鬥力,培育壯大了村集體經濟,提升了農村基層的治理能力和管理水平。我們還通過選派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既鍛鍊了幹部,又培養了人才,為國家積累了寶貴財富。

三是形成了全社會合力攻堅局面。東西部扶貧協作加快了西部地區脫貧攻堅步伐,促進了區域協調發展。定點扶貧暢通了黨政機關,特別是中央國家機關了解基層的渠道,增強了決策的針對性、科學性。貧困人口發揮主體作用,提高了自我發展能力,激發了內生動力,社會各界廣泛參與脫貧攻堅,弘揚了中華民族扶貧濟困、守望相助的優良傳統,營造了向上向善的社會氛圍,彰顯了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

脫貧攻堅的偉大成就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奠定了基礎,為全球減貧事業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彰顯了中國共産黨領導的政治優勢和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更加堅定了“四個自信”。

二、脫貧攻堅任務艱巨。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脫貧攻堅任務艱巨”。我們清醒地認識到,脫貧攻堅的成績不能高估,困難不能低估,問題不能回避。深度貧困地區和特殊貧困群體脫貧難度大。以“三區三州”為代表的深度貧困地區基礎條件薄弱,致貧原因複雜,脫貧成本高。在現有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老年人、病人、殘疾人等特殊貧困群眾比例大,越往後比例會越高。同時,我們的工作還存在不落實不到位不精準的問題,還存在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和數字脫貧、虛假脫貧的問題,還存在盲目提高或者降低標準的問題,還存在扶貧資金管理使用甚至貪污浪費的問題。我們將堅持問題導向,採取切實有力的措施認真解決。

三、脫貧攻堅下步考慮。

習近平總書記在新年賀詞中指出:“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是我們的莊嚴承諾,一諾千金。到2020年只有3年的時間,全社會要行動起來,盡銳出戰,精準施策,不斷奪取新勝利。3年後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這在中華民族幾千年曆史發展上將是首次整體消除絕對貧困現象,讓我們一起來完成這項對中華民族、對整個人類都具有重大意義的偉業。”向全黨全社會發出了脫貧攻堅的總攻動員令。

我們將根據黨中央的決策部署和脫貧攻堅的形勢變化、工作進展情況,在做到“五個堅持”的基礎上,實現“五個轉變”,確保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五個堅持是:我們要繼續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基本方略,堅持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體制機制,堅持現行扶貧標準和脫貧目標,堅持大扶貧工作格局。五個轉變是:從注重全面推進幫扶向更加注重深度貧困地區攻堅轉變,從注重減貧速度向更加注重脫貧質量轉變,從注重找準幫扶對象向更加注重精準幫扶穩定脫貧轉變,從注重外部幫扶向注重外部幫扶與激發內生動力並重轉變,從開髮式扶貧為主向開髮式與保障性扶貧並重轉變。

我們將重點抓好以下七項工作:一是紮實推進精準施策。按照“五個一批”的思路,做好産業扶貧、就業扶貧、易地扶貧搬遷、危房改造、教育扶貧、健康扶貧、生態扶貧等工作。二是聚焦深度貧困攻堅。強化對“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的精準支持,強化對老年人、殘疾人、重病患者等群體的精準幫扶。三是開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明確將2018年作為脫貧攻堅作風建設年,用1年左右的時間集中解決扶貧領域作風突出問題,確保取得階段性成果,並且要把作風建設貫穿到脫貧攻堅的全過程,持續推進。四是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通過政策引導、教育引導、典型引導和村規民約等方式,樹立勤勞致富光榮脫貧導向,讓貧困群眾敢想敢幹、能幹會幹,加快補齊“精神短板”。五是強化駐村幫扶。近期,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貧困村駐村工作隊選派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我們將以省為單位加強督查,以縣為單位開展考核,加強對駐村幹部的關心支持,激發他們幹事創業的熱情,確保駐村工作實效。六是完善大扶貧格局,進一步做好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工作,完善黨政軍機關、武警部隊的定點扶貧工作。進一步動員民營企業、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參與脫貧攻堅。七是做好宣傳培訓。總結宣傳扶貧領域先進人物和典型案例,推動各地受啟發、找差距、明方向。輪訓基層扶貧幹部,提高精準扶貧的工作能力。

我先介紹這麼多,我和我的同事非常歡迎大家圍繞脫貧攻堅提出問題,我們也非常願意回答大家的問題。謝謝。

國新辦新聞發言人胡凱紅邀請記者提問。中國網 宗超 攝

【胡凱紅】謝謝劉主任,現在開始提問。

【中央電視臺記者】劉主任,中央作出打贏脫貧攻堅戰決定兩年來,全國的農村特別是廣大貧困地區現在發生了很大變化,在國內和國際社會上得到了良好的讚譽。作為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從這幾年到現在,我們想聽聽您的感受是什麼?謝謝。

【劉永富】感受很多。最深的有幾點:一是黨中央、國務院的高度重視,總書記親自抓。我們的領導核心非常堅強,形成五級書記抓扶貧、全黨動員促攻堅這樣一個良好的工作格局。二是社會各個方面都廣泛行動起來,不論是貧困地區還是東部發達地區,無論是東西南北還是黨政軍民,在這方面大家都行動起來,有力出力、有錢出錢,積極主動參與到脫貧攻堅的偉大事業中來,我很受感動。三是在我們這麼大的國家,在中國最薄弱的農村地區做精準的事情,做脫貧攻堅,確實是很難的。改革開放40年了,以前是農業人口大國,城鎮化率很低,改革開放以後,隨著國家建設和發展,農村中有知識、有文化、有想法、有辦法的人都到了改革開放的前沿,都進了城,城市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有他們的功勞。但是,農村這邊就撂下了,在這個情況下,留下的這些人文化知識少一些,辦法也少,需要我們幫助,這挺難的。一開始要把真正的窮人找出來都很難,有對政策的理解問題,有具體工作的組織實施問題。經過這幾年努力,我們一步一步在完善具體的工作,越往後我越有信心。所以,我感受很多,今天主要説這三點。謝謝。

【中國日報記者】劉主任,剛才您在發佈詞中提到了今後的脫貧攻堅工作將會有五個轉變,其中一個轉變是從關注減貧進度向更加關注脫貧質量轉變,請您具體談談如何理解這個轉變?謝謝。

【劉永富】脫貧攻堅是我們的總體目標任務,我們完成這個目標任務要根據工作的進展、根據形勢的變化調整工作的著力點。我剛才講了,在2012年底的時候,我國貧困人口有9899萬,經過這幾年努力,我們已減貧6600-6800萬人,接近70%的貧困人口已經消除了極端貧困,還剩下30%多是最困難的。這説明我們脫貧攻堅的大局已定,前面做了5年,後面還有3年,攻堅戰打了2年多。但是,十八大以來我們扶貧工作做了5年,精準扶貧做了4年,攻堅戰打了2年多,大頭兒的任務完成了。

從目前的進展看,總體上完成任務問題不大。現在,我們就是要由“打贏”向“打好”轉變,以前比較大的精力在能不能完成、怎麼完成,如何保持工作的力度和進度。現在,不僅要完成,而且要把它打好,打好體現在什麼地方?脫貧是經過黨和政府、社會各方面的幫助,貧困地區、貧困群眾的努力,他的思想觀唸有轉變,環境條件有變化,勞動技能有提升,有穩定的收入渠道,有了收入渠道以後,脫貧質量就穩定了,所以我們要向這方面來努力。就像一開始我們説精準扶貧,以前精準扶貧有一個標準,但是在具體幫扶工作中,具體幫扶是誰,基本是大水漫灌,所以在2013年的時候,總書記提出精準扶貧。我們把真正的窮人找出來就花了好幾年功夫,在這5年之內,有4年多的時間都在找誰是窮人,現在農村的窮人基本上都找出來了,而且找得還比較準確。所以,下一步我們就要讓他能夠穩定脫貧,保證脫貧質量,減少返貧的數量。謝謝。

【鳳凰衛視記者】前段時間,因為出於城市管理的需要,有一些低端人口從城市搬離了。在目前城市的控制管理、産業結構轉型的大趨勢下,這些低端人口很多都是從貧困地區來的,他們也都是貧困人口。在這種趨勢下,如何能做到既幫助他們脫貧,又能兼顧今後發展的要求和趨勢?謝謝。

【劉永富】我首先要糾正你一個概念,沒有低端人口。貧困人口可以説,文化知識少一點也可以説,但是不能稱之為低端人口。什麼叫低端、高端?我們都不這麼説。我先和你説一句話,北京市在城市管理方面採取了一些措施,從全國範圍來看,對脫貧攻堅基本沒有影響。從2016年開始,我們在如何幫助農村貧困人口脫貧作了以下工作:一是在進城務工方面,我們搞了區域間的勞務協作,由貧困地區和東部城市的政府部門組織企業、倡導企業接收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去務工。據不完全統計,現在這個數字是577萬人,而且是穩定就業的,不僅有工資,還有社會保障。這577萬人就能帶動1000多萬人增收脫貧。二是根據産業結構的發展,我們在一些貧困地區建檔立卡貧困村搞了扶貧車間,城市的一些企業、縣城的一些屬於資金密集型、勞動密集型的企業,轉移到村裏,利用舊的學校、辦公場所、農村院落,農村的農民,特別是一些貧困人口就能在家門口務工,收入多的一個月一兩千,少的一個月三五百。我們有這樣一些措施,所以這些工作都是有銜接的,務工轉移就業,是我們“五個一批”中一個重要內容。雖然在北京的務工人員減少了一些,但是總體上基本沒有影響。謝謝。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習近平總書記要求要加大對深度貧困地區的脫貧攻堅力度,請問在駐村幫扶方面,我們對深度貧困地區有哪些具體的措施?謝謝。

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夏更生。中國網 宗超 攝

【國務院扶貧辦黨組成員 夏更生】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高度重視精準幫扶問題。在貧困村一線,一個很重要的舉措就是選派駐村工作隊。十八大以來,全國共選派277.8萬人駐村幫扶,為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解決貧困村基層領導和組織力量不足的問題,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經過兩年多的實踐,也發現了駐村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問題,主要有選人不優、管理不嚴、作風不實、保障不力等。為了確保選派精準、幫扶紮實、群眾滿意,去年12月份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加強貧困村駐村工作隊選派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對這項工作進行了進一步的部署,提出了更明確的要求。

深度貧困村是打贏攻堅戰最薄弱的環節。目前,全國貧困發生率超過20%的深度貧困村有2.98萬個,是脫貧攻堅的難中之難,硬骨頭中的硬骨頭,也是我們幫扶工作的重中之重。對深度貧困地區的幫扶,我們初步考慮了幾方面的措施:一,加大派的力度。難幹的事要派能幹的人,現在基本上針對深度貧困村都是要派中央國家機關和省直機關的一些幹部,隊長一般是由處級幹部或者處級後備幹部擔任,駐村的時間一般是2年,現在也有提出來整個脫貧攻堅期內,深度貧困村的駐村工作隊不變,保持攻堅的力度和連續性。東西部扶貧協作、對口支援和中央定點扶貧單位的幫扶對象在深度貧困地區的,中央也明確要加大選派工作的力度。兩辦文件下發後,各地迅速行動,比如新疆要求南疆四地州的駐村幹部主要從區直機關、中央駐新疆單位選派,駐村工作隊隊長由廳級幹部、處級幹部來擔任。西藏自治區要求把最艱苦的地方派最精銳的部隊,海拔在4500米以上的更為艱苦的地區,都要求從區直單位派優秀的年輕幹部。湖南將原來在深度貧困村的縣直幫扶的駐村工作隊調整為省直單位來派駐,要求駐村工作隊長是50歲以下的處級幹部或者後備幹部,一直駐村到2020年。

二是增強幫的效果。深度貧困地區駐村幫扶工作要緊緊圍繞兩不愁、三保障的目標,聚焦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注重實際效果。特別是剛才劉主任説到的,因病致貧的家庭、貧困的老年人、貧困的殘疾人這些特殊類型的貧困群體,要加大幫扶的力度,要按照《指導意見》,落實十項任務。按照《指導意見》一村一隊的要求,加強力量整合,形成幫扶合力。

三是加強管的措施。好的幹部是培養出來的,也是嚴格要求出來的,在條件艱苦的情況下更是這樣。要落實指導意見,各省要加強督查,縣要加強考核,對不勝任的及時召回。還要明確駐村幹部在駐村期間不承擔原單位的工作,現在有的兩頭挂,兩頭跑,不利於專心致志做駐村幫扶工作。同時,還要加強對駐村幹部的日常管理,建立例會、考核、報告、紀律約束四項制度,防止一派了之,防止駐村幫扶走形式,用制度來保證駐村工作的落實。

四是提高服的水平。深度貧困地區條件更惡劣,工作辛苦,生活艱苦,所以我們要按照總書記的要求,政治上關心、工作上支持、生活上保障。脫貧攻堅期內,在政治方面,十九大代表至少有四位駐村幹部,在全國脫貧攻堅獎的評選中向基層一線傾斜,2016年有2位駐村幹部獲得貢獻獎,2017年有7位,這兩年的脫貧攻堅獎總共78個人,有9位同志是駐村幹部。在工作上的支持就是我們提供必要的工作條件,加大培訓力度,推動經驗交流,宣傳先進典型,讓他們熟悉政策、掌握方法,能夠更好地做好村裏的工作。還有就是生活上保障,為駐村幹部安排生活補貼、通訊補貼,對因公負傷的做好救治康復工作。

通過這些措施,使在深度貧困地區駐村幫扶的幹部用心、用情、用力做好駐村幫扶工作。謝謝。

【劉永富】我再補充兩句,對深度貧困村的駐村幫扶工作,一是選派優秀幹部。深度貧困村脫貧任務重,需要有能力、有擔當、能吃苦、和群眾打成一片的幹部,一般是科級幹部,或者是科級後備幹部,甚至是處級幹部去當駐村工作隊長。二是因村派人。黨的組織建設薄弱的村,就派懂黨務的幹部去;經濟産業發展落後的村,就派懂經濟的幹部去;社會管理方面比較混亂的村,就派懂這方面的人去,做到因村派人。駐村幫扶,是落實脫貧攻堅責任的三項硬措施之一。第一個硬措施,是中西部22省的省委書記、省長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立下軍令狀,並且嚴格考核。第二個硬措施,是脫貧攻堅期內,832個貧困縣的縣委書記、縣長保持穩定。第三個就是向貧困村派工作隊。對深度貧困地區,不僅在派駐力量上作為重點來進行調整充實,而且要在資金的投入、政策支持方面給予傾斜。去年總書記開了座談會,中央出了文件,汪洋副總理一個省一個省地聽取了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方案,嚴格注重操作性。我們緊跟中央步伐,加強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工作。謝謝。

【澳門澳亞衛視記者】前一段時間,張家口市被曝出扶貧問題非常突出。我們想問問,現在這個問題有沒有處理結果?在預防類似情況可能發生的方面,有沒有什麼樣的對策?謝謝。

【劉永富】張家口在脫貧攻堅中發生一些問題,是一個比較典型的個案。有關部門進行了調查,現在已經有一個初步的結果。張家口市委市政府,市委書記、市長向省委、省政府做出深刻檢查,在全省通報,對問題嚴重的兩個縣的縣委書記免職,一個縣的縣長免職,若干人都受到了黨紀、政紀、法律的處理,現在處理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下一步,一是要整改到位,二是要舉一反三。所以,中央紀委決定在2018年到2020年,在全國開展扶貧領域的腐敗和作風問題的專項治理,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也把2018年作為扶貧領域作風建設年,就是為了防止這類問題的發生。

這個事件的處理,表明了河北省委、省政府貫徹中央決策部署的堅定決心,表明了我們黨的態度。今後還要這麼做,對那些責任不落實、搞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弄虛作假的、數字脫貧的,要嚴格進行考核評估,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特別是對濫用扶貧資金、貪污浪費的,嚴懲不貸。謝謝。

【中國國際電視臺記者】我想問一下,在上周結束的全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對今後的扶貧工作進行了哪些重大的部署?

【劉永富】上個月召開的全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是貫徹黨的十九大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央農村工作會議精神的一個部署。我們認真總結了十八大以來的脫貧攻堅工作,包括取得的成績。剛才,我已經向大家作了通報。同時,我們認真分析了當前存在的一些問題,特別是深度貧困的問題,還有一些工作中存在的問題。同時,我們對現有貧困人口的數量、結構進行了分析,提出了在堅持精準扶貧“五個堅持”的基礎上,進一步適應情況的變化,進一步提高精準扶貧的針對性、有效性。具體來説,首先要確保完成任務,堅持目標不動搖,既不拖延也不搞層層加碼;堅持標準,既不提高也不降低。同時,瞄準深度貧困地區的問題,加強作風建設,還要加強對扶貧幹部,特別是基層幹部的培訓。下一步,我們準備對深度貧困地區的縣委書記、縣長,深度貧困村的村幹部進行一次輪訓,提高他們的能力。謝謝。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剛才您在講話中提到了,2018年將在全國範圍內開展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專項治理。我想問一下,在這方面有沒有具體的督查巡查、考核評估的工作部署?

【劉永富】這次專項治理,中央紀委制定了工作方案,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也制定了方案,進行了具體的工作部署,重點解決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一是“四個意識”不強,沒有把脫貧攻堅擺在應有的位置。比如剛才談到的河北張家口蔚縣的縣委書記、縣長擔任縣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組長,對扶貧工作不把關、不研究、不調查、不推動,這是失職。二是不精準,工作落實不到位。還有考核評估不嚴肅、不嚴格等方面的問題。

【胡凱紅】今天的發佈會到此結束。謝謝扶貧辦的兩位領導,謝謝各位記者朋友。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韓昊辰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