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辦就中美貿易有關情況舉行吹風會

2018-04-04 16:30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新辦就中美貿易有關情況舉行吹風會 中國網 宗超 攝

國務院新聞辦于2018年4月4日(星期三)下午4時30分舉行吹風會,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介紹中美貿易有關情況,並答記者問。

主持人 ​胡凱紅: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今天舉辦的吹風會。最近一段時期,中美貿易很受大家關注。今天我們請來了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先生;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先生,請他們介紹有關情況,並回答大家的提問。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

各位記者,下午好,我簡單説一句話,4月4日,美國方面發佈了加徵關稅的商品清單,要對我們輸美的1333項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25%的關稅。今天下午3點30分,經國務院批准,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決定,對原産于美國的大豆、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徵25%的關稅,這是一個基本情況。

主持人 ​胡凱紅:

下面開始提問,提問之前請通報一下所代表的新聞機構。

華爾街日報記者:

從表面上看來,現在中美貿易衝突確實有升級的趨勢,我們就想問一下,現在中方和美方到底有沒有還保持著溝通和對話?您覺得雙方達成協定,避免貿易衝突進一步升級的可能性現在有多大?還有一個問題,隨著衝突的升級,現在市場上非常關心,中方會不會以減持美國國債或者讓人民幣匯率貶值的方式來反擊美國。請問朱部長有何回應?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 中國網 宗超 攝

​朱光耀:

謝謝華爾街日報的記者。首先,中方歷來強調中美的經濟關係是互利共贏的,這是中美經濟關係的實質。在1979年,中美兩國建交之初,中美貿易額只有25億美元,到了2017年度,中美貿易額達到了5800億美元,增長了232倍還多。這樣快速的發展,反映的實質就是中美經濟關係互利共贏,是中美兩國人民意志的體現,造福于中美兩國人民的福祉。

這麼快的經濟關係的發展,這麼大的貿易額度,難免有貿易摩擦。貿易摩擦,我們歷來強調要本著相互尊重的原則,通過政策溝通磋商加以解決,要按照WTO的規則加以解決,這是作為WTO重要成員的中美兩國都應該遵守的一個原則。在這個前提下,我們成功的合作,建設性的方式,解決了過去許多次貿易糾紛、貿易摩擦。坦率而言,今天我們面臨的挑戰確實是巨大的,因為這個額度大家都看到了。但是,中方的立場非常明確,我們不希望貿易戰,因為結果只能是雙輸,損害中國的利益,損害美國的利益,也損害世界經濟發展的前景。在這個特殊的關頭,我們希望中美兩國都要以建設性的方式,以智慧和相互尊重的態度,來解決好問題,處理好挑戰,使中美經濟關係回到健康穩定發展的軌道上來。

第二個問題,如果繼續升級,記者朋友們回顧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歷史,中國從來沒有對外部壓力屈服,外部的壓力只能使中國人民更加奮發圖強,外部的壓力只能使得我們更加聚精會神,促進經濟的發展。外部的壓力在另一個方面看是動力,來促進我們的創新,促進我們的發展。當然,我們希望,我們都能夠從雙方各自的利益出發,以建設性的方式,解決好我們面臨的問題和挑戰,不要用一種任性、衝動的行為舉止來對待對中美兩國人民福祉如此至關重要的中美經濟關係。

第三個問題,關於美國政府債券的問題。我知道,這個問題是國際社會普遍關心、國際資本市場高度關注,我特別提醒華爾街日報的記者注意,李克強總理在全國“兩會”舉辦之後的記者招待會上的答記者問時,對這個問題作了權威闡述。李克強總理強調,中國是按照市場的規律、具體的市場原則和多元化的原則,通過市場操作,來進行外匯儲備的運作。中國是國際資本市場負責任的投資者。這是李克強總理在中國“兩會”以後,在記者會上對世界的莊嚴宣告。

理解李克強總理講的“負責任的投資者”,我想和大家一起來了解中國外匯儲備運作的一個基本原則。首先,中國確實擁有超過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這是人民的財産。中國外匯儲備運作的原則首先是安全性,要確保我們投資的安全性。第二是流動性,第三是適度的盈利性。多年來,中國正是根據這些指導原則來進行外匯儲備的運作,保護人民財産的安全,這是從國內角度來看。從國際角度看,中國是國際資本市場負責任的投資者,就表現在我們對國際資本市場運作規律的尊重,我們是在這個原則下進行具體操作的。我想,李克強總理這個闡述就是對今天華爾街日報記者問題的一個非常明晰而且權威的回答。謝謝。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

剛才朱部長説到中美目前的經貿問題時,用的形容詞還是“貿易摩擦”。但是從4月2號中方宣佈對30億美元的自美進口産品實施加徵關稅措施,到美國時間4月3日,美貿易代表辦公室宣佈對中國約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再到剛剛中方宣佈對美國約500億美元的商品徵稅,這是否意味著中美之間已經進入了“貿易戰”?雙方是否還有進一步談判解決的可能?雙方談判渠道目前是否暢通?還有下一步雙方會怎麼辦?

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 中國網 宗超 攝

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

你對中美貿易摩擦跟蹤得非常詳細,謝謝你對中美貿易問題的關心。4月2日,中方公佈了對進口美國的128項産品徵收15%或者25%的關稅,這是針對美方對中國的鋼鐵和鋁産品採取進口限制措施而進行的。美國對232項下的中國鋼鐵和鋁産品出口採取的措施,基於國家安全利益的理由,是站不住腳的,是沒有根據的。而且,在採取限制措施的時候,只針對少數國家,排除了很多國家,所以可以看出來,他不是基於安全利益,而是採取一種歧視性的做法,這是對多邊貿易體制的公然違背,損害了中國的利益,所以中國已經對232調查在WTO提起磋商。同時,為了捍衛我們正當的利益,我們也採取了你剛才所説的4月2日這30億美元的措施。我們注意到,對美方的232措施,歐盟還有其他一些WTO的成員也在考慮採取措施。

對4月3日美國在301項下公佈了對來自中國的近500億美元的産品採取措施,我們認為它在根本上違背了美方的國際義務,沒有任何的事實依據,美方的這些做法危害了中國的利益,威脅了中國的經濟安全,也危及了全球經濟的復蘇和穩定。所以本著國際法的精神,按照中國的對外貿易法第7條要求,任何國家和地區如果在貿易方面對中國採取歧視性的禁止、限制或者類似的措施,我們必須要採用相應的措施予以應對。所以,正如光耀副部長提到的,剛剛也公佈了我們的將近500億的清單。必須説,我們的這個做法是被迫採取的,我們的做法是克制的。

剛剛你還提到了貿易戰的問題,中方是不願意打“貿易戰”,因為在“貿易戰”中沒有贏家。但是我們也不怕打“貿易戰”,如果有人堅持要打“貿易戰”,我們奉陪到底。你剛剛談到,是不是有磋商溝通的渠道,中方一貫的立場是,談判、磋商解決問題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如果美方願意談,我們願意在平等磋商、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進行磋商,解決分歧。所以簡單地説,如果有人堅持要打,我們奉陪到底,如果有人願意談,大門是敞開的。謝謝。


國新辦新聞發言人胡凱紅邀請記者提問 中國網 宗超 攝

美國有線電視CNN記者:

美方在公佈這個清單的時候説到,要盡可使自己本國的企業和民眾受到的影響最小化,中方公佈的這個清單有什麼考慮?您剛剛説到,這14項和100多項産品,第一第二項就是美國的大豆,這些農産品對一些美國中西部農業大州是非常重要的,同時這些州也是特朗普上次大選的票倉。所以我想問,中方在做這個考量的時候,是不是要打擊特朗普總統的政治基礎,做一些精確性的打擊,來迫使他不進行“貿易戰”或者返回談判桌呢?

朱光耀:

CNN的記者要從政治的角度來分析目前中美經濟關係面臨的這種挑戰,我想我們還是在商言商,從經濟本身來分析我們面臨的挑戰和我們如何應對這種挑戰。因為,我們中方再三強調,中美經濟關係的本質是互利共贏,中美經濟關係是整體關係的壓艙石和推進器,習近平主席傾注大量的心血,維護中美經濟關係的健康穩定向前發展。正是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同美方反復嚴正交涉,提請美方注意,用所謂“301條款”、“國家安全”理由,來處理經濟問題,最後會損害美國自身,損害中國,也損害全世界的利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被迫作為反制行動提出了相關的産品目錄,提出的這種目錄和相關順序是有依據的。坦率而言,美國的大豆對中國的出口占美國全部出口大豆的62%,我們知道,美國種植大豆的農民是希望中美經濟關係友好發展的,因為他們可以從健康發展的中美經濟關係中受益。美國2017年向中國出口的大豆是3285.4萬噸,佔中國整個進口的34.39%,出口量太大,中國種植大豆的農民向相關協會提出了訴求,美國政府方面的補貼已經影響到了中國種植大豆農民的利益,中國政府要尊重中國農民的要求,尊重中國大豆協會的政策訴求。所以在這方面,大豆就作為了這次我們反制的一個選項。但是目前這些産品目錄都還沒有生效,雙方已經把問題擺到桌上,現在是談判合作的時間了,談判合作的前提,就是相互尊重,而不是一方向另一方面妄加、強加條件。

我們認為,這種任意妄為的行為解決不了問題,分歧只能通過建設性對話、務實協商加以解決。協商的前提要互諒互讓,而不是漫天要價。中美在這方面長期的友好交往,坦率而言,我多年從事對美方面的工作,我和美國的同事也有很多爭執。但是我們知道,什麼是各自的國家利益,我們要回到談判桌,按照兩國元首海湖莊園和漢堡會晤、北京會晤達成的重要共識,以務實和建設性的態度解決好貿易分歧,並使得中美互利共贏的經濟關係更加鞏固,造福我們兩國人民,其中就包括我們中美兩國種植大豆的農民。我也非常感謝美國種植大豆的農民和美國大豆協會。我知道這兩天他們通過各種形式,包括自費在美國的媒體發聲,要求特朗普總統和美國行政當局,維護來之不易的美中經濟關係。當然,他們是從中受益良多的。謝謝。

中央電視台中國國際電視臺CGTN記者:

我的問題是,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中提出,希望中方每年減少一千億美元的對美順差,中方怎麼看?

王受文:

謝謝你的提問,首先我們要了解一下貿易順差是怎麼形成的。貿易是兩國企業、兩國的消費者在自願的基礎上做出選擇的結果。有時候,一個國家要買,另外一個國家要賣,所以出現順差逆差,不是政府所能決定的,它是由兩個國家的經濟結構、産業競爭力等來決定的。

在我看來,中美貿易為什麼會出現不平衡,首先是美國經濟結構問題,美國儲蓄不足、儲蓄小于投資,消費比較多,這決定了它一定在全球貿易上有逆差,所以美國不只是和中國有貿易逆差,和其他許多國家都有貿易逆差。第二,美元作為國際支付貨幣,也決定了美國必須要保持比較大的貿易逆差,才能維持美元國際支付貨幣的地位。

第三,中美貿易出現不平衡的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有很多優勢的行業,但是美國自我限制,不向中國出口,出口就少了,因此就有逆差。比如美國的高科技行業。美國很多産業都具有很強的競爭力,但是政府不讓它出口,有能力的不賣給中國,當然出口就少,就會有逆差。

我們很高興地看到,在能源産品、原油、液化天然氣等方面,以前美國都不讓向中國出口,特朗普總統上臺之後,放寬了這方面的限制,我們從美國的石油天然氣進口大大增加,這些都是非常積極的措施,有助於解決我們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

再説到貿易不平衡的數字。如果我們深入分析中美貿易順差或者逆差的數字,如果考慮統計的原因,考慮轉口貿易的原因,考慮服務貿易的原因,中美貿易的順差實際上只有美方公佈逆差的三分之一,並不那麼大。而且,就美國而言,最近幾年,他們的經常項目貿易逆差佔GDP的比重,在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的時候達到了4.9%,現在只有2.3%,就是説他的經常項目貿易逆差佔GDP的比重已經大大減少了。就中國來説,2007年的時候,我們經常項目的貿易順差佔到GDP的比重9.9%,到去年只有百分之一點幾。所以説我們兩個國家在貿易平衡方面的發展都是取得成績的,都是值得祝賀的。

具體你提到了一千億美元的順差讓中國來減,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首先是因為辦不到。貿易順差逆差,我剛剛分析了原因,是市場力量決定的,是由美國整體經濟政策、經濟結構來決定的,中方一家是減不了順差的。

第二,我們不能接受,是因為減順差是需要雙方的努力,不是一家就能夠減順差的。我想買他的東西,他不賣,他繼續限制自己的出口,那怎麼能夠減順差呢?所以,希望美方能夠放鬆高科技産品對中國的出口管制。我們希望美方能夠增加國內的儲蓄率,也希望美方能夠積極響應中國政府擴大進口的一些措施。比如説今年11月5日到10日,我們在上海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我們希望美國的業界能夠利用這個機會,向中國的消費者、中國的進口商來展示他們的産品和服務。我們相信,貿易順差或者逆差只有經過雙方的共同努力,才有可能逐步緩解,確定任何一個絕對的數字,人為的政府干預,實踐中行不通,理論上也不可行。謝謝。


出席國新辦吹風會的現場記者 中國網 宗超 攝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臺NPR記者: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301”調查報告中,好像對“中國製造2025”頗有微辭,他提出了幾方面的擔憂,一是先進的技術中國如何獲得,是否通過正當途徑?還有讓中國企業佔一定的市場份額,有沒有排他性?最後是政府大量資助國內公司,是否符合國際經濟規則?您對這些看法有什麼評論?“中國製造2025”會不會調整它的做法,讓它更符合國際經濟規則?

王受文:

謝謝你的提問,你的普通話比我的還好。我想説,對“中國製造2025”,中國是本著一個開放發展、合作共贏的理念提出來的,你了解得非常清楚,説明“中國製造2025”的倡議是公開透明的。它的目的是為中國製造業的升級提供一些戰略指引,提供一些信息指導,“2025”是透明的,是開放的,也是非歧視的,不僅僅中國的企業可以參加,外國的企業也可以參加,不只是國有企業可以參加,民營企業也可以參加,所以也歡迎美資企業參加“中國製造2025”的計劃。“中國製造2025”在出臺過程中,我們做了嚴格的合規審查,商務部根據我們入世的承諾,履行合規的職責,就是查查是否符合我們加入世貿組織的義務。我們認為,“中國製造2025”符合在世貿框架下的義務。

如果你認為“中國製造2025”哪些方面不符合WTO的義務,違背了中國的承諾,我們可以到WTO進行磋商,可以提起起訴,我們不希望人為地製造藉口,然後實施單方面的措施。也許我們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們希望在WTO國際規則的框架下解決問題。“中國製造2025”有一些指標,這些指標是預測性的,是指導性的,並不是強制性的任務。實際上,很多國家也有類似的指導性指標、指導性的規劃,如果我説得不對,你可以指正。美國克林頓政府時期,曾制定了一個國家基礎設施計劃,將信息高速公路作為振興美國經濟的一項重要措施,我們認為我們的“中國製造2025”和這些相類似。在奧巴馬政府期間,奧巴馬政府也制定了一個“出口倍增”計劃,宣佈在五年之內出口翻番,這都是指導性的目標。歐盟也有“工業復興”計劃。所以我覺得,對“2025”,可能大家需要再去仔細地閱讀,不要把它當成可怕的事。我想強調,它是透明的,是開放的,是非歧視的,它制定的一些目標也是指導性的、指引性的,只提供一些信息引導,而不是強制的任務。這一做法,是包括美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採取的。

​朱光耀:

受文部長對這位記者問題的回答,是從歷史、從國際的角度進行比較,是非常客觀性地回答。但是對這個問題,我認為,美方USTR用這個方法來指責“中國製造2025”,雖然也很坦誠、很直率,就是中國侵犯了發達國家美國的知識産權,或者説偷竊了美國的知識産權,原因就是中國為什麼有這麼快的發展。確實,1980年中國人均國民生産總值每人220美元,而2017年最新的統計數據,中國人均國民生産總值超過了8820美元,這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的綜合國力空前提高,是怎麼樣實現的?我想,最根本的,就是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堅持改革開放。習近平主席強調,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在知識産權方面,中國如何實現了這麼快的飛躍?我也可以坦白地告訴記者先生,我們有我們的秘訣。首先,堅持發展是第一要務。我們在堅持發展是第一要務的同時,堅持人才是第一資源,堅持創新是第一動力,這就是中國發展的秘訣,也就是習近平主席所總結的,發展是第一要務、人才是第一資源、創新是第一動力。我們堅持新發展觀,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我們要實現國民經濟的不斷向前發展,不斷改善中國人民的生活。與此同時,在處理國際關係方面,我們要堅持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原則,在這方面處理好中美經濟關係是至關重要的。

在中美經濟關係面臨挑戰的關鍵時刻,我想,我們雙方都應該設身處地,要在尊重事實、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前提下,平心靜氣地來進行磋商。誰的問題,誰做檢討,不要相互指責,不要相互把對方的發展認為是自己付出的代價,這是錯誤的觀點。當今世界是個多元化的世界,在這種情況下,中美兩國的合作對於世界的和平發展是至關重要的,對中美兩國人民的福祉是至關重要的。所以我知道,不僅是中美兩國人民,而且全世界人民都真正的期待中美兩國能夠妥善地處理好當前我們面臨的貿易摩擦。儘管那位記者問到“貿易摩擦”和“貿易戰”,因為我們現在都是在相互“亮劍",提出條件,我們是在雙方提出條件的基礎上,通過平等協商,妥善解決貿易爭端。這裡面也包括知識産權保護。可以説,中國發展創新社會,知識産權保護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謝謝。

中央電視臺記者:

此次面對美國這麼大的貿易挑戰,我們中方是否有能力應對?如果持續下去爆發貿易戰的話,中方是否能夠打得起、打得贏?

朱光耀:

我想這是如何面對和應對挑戰的問題。關於中國和世界的關係,特別是經濟關係,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作了非常明確的闡述。習近平主席強調,中國從來以不犧牲別國的利益為代價實現自己的發展,中國也從不放棄自己的合法權益,任何人不要期望中國吞下損害自身發展的“苦果”。習近平主席的論述,就是對我們處理好中美貿易爭端甚至是劇烈的貿易摩擦的指導原則。我們根據習主席的指示來處理這個關係。我們反復溝通,但美方仍舊一意孤行,出臺500億美元高關稅清單的情況下,我們必須做出捍衛中國自身利益的行動。在雙方都擺明條件的情況下,我們希望雙方能夠坦誠相待、相互尊重,本著合作共贏的原則進行磋商。如果美方仍舊一意孤行,我剛才説了,自新中國建立以來,中國從來沒有在外部壓力下屈服過,這是新中國的發展史,也是中國人民的奮鬥史,中國不會向任何外部壓力屈服。反之,我們堅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通過創新發展,中國經濟會邁上更高的臺階,中國的人均國民生産總值在目前8820美元的基礎上會不斷提高,中國的市場會更加廣闊、更加有吸引力。我們向全世界開放,希望每個外國的投資者都能夠在中國獲益。大家都知道,王毅國務委員兼外長已經宣佈,習近平主席將出席博鰲論壇會議,併發表重要講話,闡述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政方針。我們期待著在習近平主席的領導下,中國能夠走上更加寬廣、更加宏偉的道路,不僅造福中國人民,也為世界的和平發展做出我們的貢獻。

鳳凰衛視記者:

近日有媒體稱,中美這場貿易戰是由中方挑起的,原因是中方採取了強制技術轉讓等行為,來對知識産權保護不利,請問您對此有何評價?

王受文:

謝謝鳳凰衛視的提問。我想,你引用的這個媒體的報道,用特朗普總統經常説的這句話來回答,“那是假新聞!”

美國根據它的國內法,對所謂的“中國盜竊知識産權”問題進行調查,昨天又提出具體徵稅清單建議。首先,它違背了美國自己所作出的承諾。美國在1994年批准WTO協定的時候,總統向國會提交了一個行政行動聲明(SAA),美國承諾,不能通過“301調查”單邊認定其他國家的做法是否違反WTO規則。所以,如果處理與WTO相關糾紛的時候,美國必須依據世貿規則和爭端解決機構的最終裁決來處理。如果沒有世貿組織的授權,美國政府無權終止它在世貿組織項下的義務,它也不能進行交叉報復,它首先違背了自己的承諾。然後在1998年,歐盟將美國的“301”措施告到WTO,這個案子叫DS152,在訴訟過程中,美國又作出了一個國際承諾,就是它要嚴格按照WTO爭端解決的程序來處理相關貿易糾紛,而不是單方面採用“301”的調查及其結論。所以,它違反了國內法承諾,也違反了國際法承諾,你説這個“戰”是誰挑起來的?

第二,美國在“301”調查報告中指責中國有“強制技術轉讓”的做法,這是毫無事實根據的,中國沒有任何法律規定外國企業必須轉讓它的技術給中國合作夥伴,沒有任何法律規定做出這樣的要求。中國確實存在一些行業,外資進入時需要進行合資,這個要求符合WTO的規定。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希望外資和中國企業能進行合資,這也是完全符合WTO的。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説中國政府強制要求技術轉讓,是沒有事實依據的。企業與企業之間進行技術轉讓,完全依據契約,一個願意轉讓,另外一個願意接受轉讓,支付適當的經濟對價,這是自願行為,政府不應該進行干預。實際上,有一些美國企業通過合資企業的方式,在中國實現了巨大收益,比如説美國一個知名汽車公司,它在中國設立了合資企業,現在中國生産的汽車多於它在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生産的汽車,包括在美國本土生産的汽車。這個合資企業獲取的利潤超過它在美國本土的利潤,超過這個企業在全世界任何其他國家的利潤,這就是合資企業帶來的好處,給中美雙方都帶來好處,怎麼能把這樣的事説成是強制技術轉讓呢?

第三,中國對知識産權的保護是非常堅定的,我們知道,習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新的發展理念,第一條就是創新發展,如果沒有知識産權的保護,就不可能實現創新發展。我們在法律上進一步健全了知識産權保護體系,在行政執法和司法方面也建立了一系列的制度,我們建立了跨省的知識産權法院和相應的法庭。我自己遇到的美國跨國公司告訴我,它在中國有一家企業,打了31場官司,贏了28場。大家可以查一查,關於知識産權的判決,美國權利人的起訴案件中,80%以上都贏了,這就説明中國的法院系統、中國的行政執法系統對知識産權保護力度是強的。

我們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我們在知識産權保護方面還沒有做到十全十美,但是我們要看到這方面的進步。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全國對外支付的知識産權使用費只有19億美元,去年對外支付的知識産權使用費達到了286億美元。我們還需要進一步加大知識産權保護力度。所以習近平主席指出,産權保護,特別是知識産權的保護,是塑造良好營商環境的重要方面,要進一步加大知識産權侵權違法行為的懲治力度,要讓侵權者付出沉重代價。所以在知識産權保護方面,我們現在已經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我們未來還要加大努力,進一步完善我們知識産權的保護。所以,如果僅僅因為一些莫須有的報道、指責、個別企業的抱怨,就對中國採取違背WTO承諾、違背自己國內法承諾的歧視性措施,我認為這是中方完全不能接受的。誰是“貿易戰”的挑起者,不言自明。謝謝。

中國國際廣播電臺記者:

我的問題提給朱部長。在剛剛結束的阿根廷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上,美國代表提出中國的市場化進程在倒退,您當時也在現場,能否介紹一下中方當時是怎麼回應的?另外我也聽説,美國的副財長表示,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不會再繼續了,您是否認可這一説法?

​朱光耀:

確實,3月19-20日,阿根廷作為G20主席國,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了首次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會議之前還舉行了副手會議。我知道,國際媒體對此廣泛報道,就在相關的會議上,美方確實有代表表示“中國改革倒退”的問題,他是在討論全球經濟風險的框架之下提出這個問題的。當時我作為中方的財政副手出席了會議,美方的代表是主旨發言人。他發言時,我確實按了發言的按鈕,當時排序已經很靠後了,但是會議主席馬上更改了計算機排列順序請中方發言,因為他提到了“中方改革倒退”的問題,所以他請我在美方代表發言之後馬上發言。第一,我們對從全球經濟形勢怎麼看。我説,中方認為2018年是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全球經濟最呈現向好態勢的一年,在這種情況下,G20的團結和政策協調至關重要。

第二,我就講到了40年來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成績。我們改革開放之初,中國人均國民生産總值只有220美元,到了去年已經超過了8820美元,這樣翻天覆地的變化,是改革開放的結果,是中國人民奮鬥的結果,中國人民生活水平改善的同時,為世界做出了重大的貢獻。幾十年來,中國脫貧事業的巨大成就對全球減貧事業的貢獻率達到70%,中國經濟增長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多年來保持在30%以上,這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就,也是中國對世界的貢獻。

另一點,我們馬上要紀念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我們將進一步推出改革開放的新舉措。習近平主席強調,中國的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開放也是改革,要寓改革于開放之中。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大門對世界會越開越大,我們歡迎同世界進行更廣泛的政策溝通交流,也歡迎更多的外國投資。與此同時,中國也會增加對外投資,使得中國經濟同世界經濟更緊密地融合。在這種情況下,G20加強政策協調,包括中美兩國的政策協調,就變得至關重要,這是會議的一個討論情況。作為一個實際的參與者,我想把真實的情況借記者的提問通告給大家。

第二個問題,關於中美全面經濟對話機制問題。中美全面經濟對話機制是去年4月6日在海湖莊園會晤時,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共同倡導的四個中美之間重要對話機制之一,它實際上是延續和繼承了2006年以來雙方建立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和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的兩個機制,但是又有特朗普行政當局的特點。應該説,在這個對話機制下雙方進行過很好的合作,包括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的早期收穫。我記得去年5月份,就在這個房間裏,我回答過記者的提問,包括CNN記者當時的提問。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應該珍惜到現在雙方已經發展建立的合作關係。巧的就是,就在那一天,會議結束之後,美國副財長給我發來了電子郵件,他表示,報道中説到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不再存在了,是錯誤的,美國方面珍視同中國建立的高層對話”。這個你們可以查證。因為雙方始終保持著密切的政策溝通,而且在一些重要信息方面要隨時進行交流。我也可以告訴大家,我給他回的話是,我也重視你這條信息,我將把你這條信息向上報告。

現在中美兩個大國存在這种經濟方面的分歧,我想一方面反映的是對對方更加開放的市場的需求,包括對對方更好的營商環境的要求,這反映了一種合作的願望,還是希望在這種市場發展,否則的話,我們分道揚鑣就用不著談這些需要解決的問題了,我們面臨的挑戰是確實的,但是我想雙方都有智慧,也有能力來解決這些問題。因為畢竟我們是為了共同利益,這個共同利益首先是自身利益,中美利益融合在一起,就是共同利益。中美之間共同利益遠遠超過我們之間的分歧,就在於此。雙方5800億美元的貿易額,2300億的直接投資額,再加上華爾街日報提到的中國政府持有的美國債券(現在美國財政部公佈的數額是1.1到1.2萬億,數額是有波動的),但是遠遠超過這些數據的是中美兩國人民通過這種友好的交往,我們在不斷地增加互信,中美兩國是世界上偉大的兩個國家,中美兩國人民是偉大的民族,合作共贏是我們的共同目標。謝謝。

第一財經記者:

感謝兩位部長,我有一個問題問王受文副部長,最近WTO總幹事阿澤維多説,如果中美全面開打“貿易戰”,會對全世界經濟産生嚴重的影響,現在是WTO最困難的時期,也有專家認為,如果中美開打“貿易戰”,可能對第三國的影響會更大,中方有沒有“貿易戰”對本國以及世界的影響做出相應的評估?在這種外部環境下,中方是不是還會堅持開放的力度?謝謝。

王受文:

謝謝你的提問。確實,WTO總幹事阿澤維多的講話有很多的道理,“貿易戰”沒有贏家,這就是為什麼作為負責任的國家、作為負責任的WTO成員,中方不願意打“貿易戰”,中方願意在平等協商、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在大家都同意的WTO規則之下,來討論處理相互之間的所有分歧。但是如果中國的利益受到了損害,如果中國的經濟安全受到了威脅,那麼中方將按照國際法的精神,遵循中國《對外貿易法》的要求,採取一切必要措施,捍衛我們的利益。我們當然希望所謂的分歧都能夠通過WTO的渠道解決,這對WTO的體制,對各當事方的影響都會是最小的,但是如果一方堅持要打“貿易戰”,中國也不怕。我剛才已經提到,打,奉陪到底;談,大門敞開。我們願意在WTO或者雙邊的框架下,就雙方的分歧坦誠地交換意見,實現互利共贏的結果。謝謝。

​路透社記者:

美國採取貿易方面的這些措施的話,是不是超出了我們一開始的預期?另外,在中國和美國相互談判的過程中,我們是不是會提到人民幣匯率的問題?謝謝。

朱光耀:

中美之間保持著密切的溝通,即使在分歧很嚴重的方面,我們也保持著政策的溝通。在溝通中,中方闡明了原則,中國商務部明確宣佈,也代表了中國政府的立場,就是在“301”的框架下,我們不會在“301”框架下磋商,這是一個基本的原則。因為你這是單方面的訴求,所以,我們希望雙方把政策要求明確提出以後,本著相互尊重的原則,我們來探討解決問題的新途徑。最重要的是相互尊重,然後我們再實現合作共贏。我們雙方都有責任和義務管理好預期,因為中美兩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雙方政策的宣示,不僅對各自經濟産生著重大的影響,同時也會對全球經濟産生重大的影響。全球的多邊體制,要靠所有WTO成員來共同維護。在這個過程中,中美兩國都有著重要的責任。在這個過程中,所有國家都要認識到,霸權主義不得人心,單邊主義不得人心。在維護多邊體制方面,我們要共同努力,因為實際上美國始終在二戰以後建立起來的全球經濟體制發揮著領導作用,中國是這個體制的重要參與者、建設者、貢獻者,當然也是受益者。我們願意和大家一起,通過合作的方式,以建設性的合作方式,來維護這個多邊的體制,來使得我們全球經濟能夠向前健康穩定的發展。

關於匯率問題,最近IMF已經對匯率進行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定義,包括經濟的基本面、穩健的宏觀政策和健全的機制,在這個前提下,匯率的決定反映了市場的力量。我想,中美兩國作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重要成員和國際金融市場的重要參與者和維護者,我們都擔負著共同的責任。在這個方面的合作,有利於金融市場的穩定,有利於我們防範可能出現的系統性的金融風險,也有利於世界經濟能夠健康持續地向前發展。謝謝。

中評社記者:

我的問題是問給朱部長。這一輪中美貿易摩擦爆發之後,您預計會不會對中國今年的GDP增長目標造成影響?如果有的話,可能會有多大影響?

朱光耀:

中國經濟在近年來保持著一個穩健的增長態勢,特別是我們十九大以後和本屆“兩會”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了中國經濟增長從高速度的增長向高質量的發展轉變這一重要的指導思想,和穩中求進的基本原則相一致,我們中國經濟要進一步提高增長的質量,實現效益優先,保持中國經濟健康持續發展,是非常重要的。

黨中央、國務院已經明確了在這個基本指導思想的前提下,我們要堅定不移地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打好三大攻堅戰,也就是今後三年的攻堅戰。第一項,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第二項,實現脫貧攻堅的任務。第三項,防治污染,也就是藍天保衛戰。這三大戰役關係著我們經濟體系的穩定和人民生活質量的提高。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連續調高了中國經濟的增長率,他們預測中國經濟的增長2018年是6.6%,高於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所預計的中國發展目標6.5%。IMF過去有個總體評估,按照其預測的6.6%的目標,如果中國在2018、2019、2020年裏保持三年平均6.3%的增長速度,中國到2020年就能實現比2010年GDP翻一倍的目標。所以我們完全有信心在2020年實現比2010年GDP翻一番的政策目標。2017年我們人均國民生産總值已經達到了8820美元。世界銀行有個統計標準,也就是中等收入標準是1.27萬美元,如果按照這個速度發展,大家算一下,我們肯定可以跨過中等收入線。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希望中美發生“貿易戰”,但是現在確實我們受到了這種嚴重貿易摩擦的威脅。我們雙方應該冷靜下來,通過合作的方式,以相互尊重為前提,我們來探討一種新路徑,而且要在合作的過程中逐步實現中美貿易的不平衡狀況的改變。因為中方明確,我們不追求貿易順差,在合作的過程中逐步實現貿易的平衡。同時,在共贏之中,實現中美兩大經濟體的和諧共存,共同提高人民的生活福祉,共同促進世界的和平發展。謝謝。

主持人 ​胡凱紅:

今天的吹風會就到此結束,謝謝兩位部長,謝謝各位記者朋友。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雷麗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