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介紹“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等有關情況

2018-04-26 12:53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就介紹“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和醫院互聯網醫療服務有關情況舉行專題發佈會

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于2018年4月26日(週四)上午10:00在中日友好醫院(朝陽區櫻花園東街2號)A棟二層第三會議室召開專題新聞發佈會,介紹“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和醫院互聯網醫療服務有關情況。

宣傳司新聞處處長劉哲峰主持發佈會。中國網 張若夢 攝

【主持人 劉哲峰】各位媒體朋友,大家好。我是宣傳司新聞處處長劉哲峰,今天的發佈會由我來主持。剛剛有近70多家媒體朋友一起實地走訪了中日醫院的醫療航空醫學救援的設施、自助掛號機等設施,相信大家對我們的醫療機構,對我們的“互聯網+醫療健康”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今天非常高興請到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焦雅輝副局長,還有中日友好醫院的孫陽院長,請兩位作為我們今天發佈會的主要發佈人,我們今天發佈會的主題是“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和醫院互聯網醫療服務的有關情況。首先請焦局長為我們介紹有關的情況。

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介紹情況。中國網 張若夢 攝

【醫政醫管局副局長 ​焦雅輝】各位新聞媒體界的朋友們,大家上午好。感謝對衛生健康事業的關心和支持。根據安排,我向大家介紹關於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有關情況。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互聯網+醫療健康”工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推進“互聯網+醫療”等,讓百姓少跑腿、數據多跑路,不斷提升公共服務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水平。李克強總理強調,要加快醫聯體建設,發展“互聯網+醫療”,讓群眾在家門口能享受優質醫療服務。《“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國務院關於積極推進“互聯網+”行動的指導意見》都作出了部署。醫療衛生行業按照部署要求在“互聯網+”和大數據應用上進行了多方面的實踐和探索,社會各界高度關注、積極參與,“互聯網+醫療健康”領域新模式、新業態不斷涌現,為推進行業職能轉變、創新服務模式、提升治理能力提供了重大機遇。同時,“互聯網+健康醫療”服務作為新興事物,也將會遇到一些新情況、新問題,需要適時在政策層面加以引導規範,促進其健康發展。

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會同有關部門,在廣泛徵求有關部委、部分省份、研究機構以及互聯網醫療企業意見建議的基礎上,堅持中央頂層設計與地方創新實踐相結合、“做優存量”與“做大增量”相結合、鼓勵創新與防範風險相結合,研究起草了《關於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4月12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並原則通過了《意見》,要求加快發展“互聯網+醫療健康”,讓患者少跑腿、更便利,讓更多群眾能分享優質醫療服務。

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總的要求是: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推進實施健康中國戰略,堅持以人為本、便民惠民,堅持包容審慎、安全有序,堅持創新驅動、融合發展,提升醫療衛生現代化管理水平,優化資源配置,創新服務模式,提高服務效率,降低服務成本,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醫療衛生健康需求。

文件主要有三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健全“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體系。這一部分強調了互聯網與醫療健康服務融合發展的主要領域,包括發展“互聯網+”醫療服務、創新“互聯網+”公共衛生服務、優化“互聯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完善“互聯網+”藥品供應保障服務、推進“互聯網+”醫保結算服務、加強“互聯網+”醫學教育和科普服務、推進“互聯網+”人工智慧應用服務等七方面,涵蓋了醫療、醫藥、醫保“三醫聯動”的諸多領域。二是完善“互聯網+醫療健康”支撐體系。這個部分明確了有關保障支撐手段,從加快實現醫療健康信息互通共享、建立健全“互聯網+醫療健康”標準體系、提高醫院管理和便民服務水平、提升醫療機構基礎設施保障能力、及時制訂完善相關配套政策等五方面,提出了有關舉措。三是加強行業監管和安全保障。這個部分劃出了安全有序發展的底線,分別對強化醫療質量監管和保障數據信息安全兩方面作出明確規定。

《意見》提出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明確了支持“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鮮明態度,突出了鼓勵創新、包容審慎的政策導向,明確了融合發展的重點領域和支撐體系,也提出了安全監管的硬性要求。政策的出臺將大力推動“互聯網+”創新成果與衛生健康領域向更深度融合、更廣度發展,為全方位全週期保障人民健康,建設健康中國打下堅實基礎。“互聯網+醫療健康”是新事物,參與主體多、涉及領域廣,隱私安全風險高,也迫切需要部門和地方加強統籌協調和聯動互動,構建各負其責、緊密配合、運轉高效的工作體系。接下來,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將會同有關部門抓好政策組織實施,以醫院應用服務為重要切入點,及時跟蹤總結地方做法並加強指導,加快工作進度,儘快取得實效,切實維護好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

本次發佈會選擇在中日友好醫院召開,目的是希望委屬委管醫院發揮好“國家隊”的示範帶動作用,推動全行業有效落實“互聯網+醫療健康”的政策要求。

以上簡要通報,一會兒歡迎媒體朋友們提出意見和建議。謝謝大家。

中日友好醫院院長孫陽介紹情況。中國網 張若夢 攝

【中日友好醫院院長 孫陽】尊敬的各位媒體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榮幸參加今天的專題新聞發佈會,首先在這裡我代表中日友好醫院對各位媒體朋友的到來表示歡迎,也感謝大家對醫院工作的支持和關心。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互聯網+醫療健康”工作,多次出臺相關政策,推動信息及互聯網技術在醫療健康行業中的應用,發揮互聯網優勢,促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打破信息壁壘、提升服務效率,讓百姓少跑腿、信息多跑路,讓互聯網更好造福人民。國務院關於“互聯網+”的創新概念已經推行實施了相當一段時間,這一次又審議通過關於“互聯網+醫療健康”的具體意見,進一步為我們指明了努力的方向。

首先,我向大家介紹一下中日友好醫院近年來在互聯網+醫療健康方面做的一些工作:

一、遠程醫療工作

作為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直屬醫院,中日友好醫院積極踐行國家醫改大政方針,努力做好醫改領跑者,勇於擔當、敢於創新,積極探索“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新模式,較早利用現代互聯網信息技術建立起連接基層和大醫院的遠程醫療協作網,將處於不同物理空間的醫療機構和醫務人員聯絡起來。

我院是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遠程醫療管理培訓中心和國家遠程醫療與互聯網醫學中心所在單位。作為國家級遠程醫療中心,多年來我們不斷完善遠程醫療業務體系建設,積極探索分級診療模式下的遠程醫療協同機制。目前,我院遠程醫療網絡已覆蓋全國各省區直轄市(包括澳門)近3000家醫療機構。自2015年以來,我院年平均遠程會診量超過5000例次,患者不需要四處奔波求醫,在當地就能及時獲得正確的醫療照護,節約了大量的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據不完全估算,累計為基層患者節約綜合就醫成本約7000余萬元。

二、醫聯體建設工作

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經濟和社會發展不均衡,醫療資源面臨總量不足、碎片化、不均衡、非同質等問題。面對這種現狀,我院將互聯網遠程醫療與培訓相結合,建立區域和專科醫聯體,推進分級診療模式,方便患者就近看病。

2013年以來,我院利用遠程醫療網絡在北京市朝陽區東部醫聯體內開展遠程會診,幫助社區提升診斷能力,累計完成放射、心電圖、24小時心電監測遠程會診4957例;建立區域預約轉診平臺,引導患者到社區首診,通過轉診平臺上轉專科疑難疾病2697例,形成分級診療模式,有效促進了區域醫療的協同發展。

同時,我院積極發揮在呼吸、疼痛、中西醫結合腫瘤等學科優勢和技術輻射作用,牽頭成立專科醫聯體,在醫聯體內開展專科醫師規範化培養、臨床研究合作、重大疾病防控等業務合作及技術幫扶,解決專科領域重大疾病問題。我們逐步將互聯網技術應用於專科醫聯體建設,開展遠程會診、遠程影像診斷、遠程教學查房、學術會議轉播、線上技術培訓、大型科研協同等豐富業務,有效推動了專科醫聯體業務發展,促進了基層的學科建設。自2016年專科醫聯體成立以來,累計完成專科醫聯體內疑難危重症轉診2500余例、遠程會診985例、遠程培訓17期次、累計96萬人次、接收進修600人次。上個月,我院皮膚病與性病科牽頭全國500多家醫院,共同開發並上線了我國首款“黃色人種皮膚腫瘤決策輔助AI系統”,率先將人工智慧應用於這個領域的互聯網+醫療。

三、信息化便民惠民工作

在便民惠民措施方面,我院非常注重發揮推進互聯網信息技術與醫療業務的融合應用。通過對醫院現有信息進行集成,多途徑開發面向患者的信息通道,如APP、微信公眾號等,實現網上預約掛號、繳費、候診、結果查詢等功能,讓患者隨時隨地享受醫院的前端服務,有效縮短了患者等待時間,改善患者就醫體驗。互聯網技術在全流程預約、滿意度測評、院內急救體系建設、移動醫護等方面也正在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中日友好醫院接診患者中,來自於全國各地,門診患者中,一半以上來自京外。遠程和互聯網醫療是解決患者及其家庭奔波到我們醫院煩惱的最佳途徑,患者通過遠程醫療和專科醫聯體體系,就可以在當地得到國家級專家的診療指導。還有一部分外地患者在北京請專家看過以後回到當地,遠程和互聯網醫療可以讓他們在家鄉就能完成跟北京專家的隨訪或者復診,減少了往返的各種開支,也能為緩解北京非首都職能貢獻一部分力量。

下一步工作中,我們還將按照《意見》要求,從以下幾方面入手,加速推進互聯網+醫療健康在我院的落地實施,努力發揮好作為委直屬醫院的示範和樣板作用:一是進一步開放預約服務,拓展預約手段,縮短就診等候時間;二是全面開放線上支付,為打通醫保、新農合、商保等全面覆蓋做好準備,實現安全便捷支付;三是進一步推進自助服務,在掛號、就診、繳費、查詢、預約等醫患交互環節鋪設互聯網橋梁,減少患者窗口排隊;四是進一步利用互聯網渠道推進信息公開,大大拓展患者獲取信息的途徑;五是進一步推進遠程醫療,整合基礎電信運營商4G、5G電信設施,建立以中日醫院為核心的互聯網遠程醫療協作體系,打通遠程醫療全流程;六是通過“線上線下”、“上下聯動”相結合的協作模式,開展雙向預約轉診,全面推進分級診療;七是全面推進健康管理,服務社區慢病患者,特別是復診慢病患者的在線診療服務;八是依託互聯網技術,全面打造工作更高效、服務更便捷、體驗更優化的智慧醫院等。展望未來,中日醫院將不斷發揮“互聯網+醫療健康”應用示範作用,注重以人為本、患者至上,以人民群眾多層次、多元化醫療健康需求為導向,不斷建設完善“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平臺,努力提升現代醫院管理水平,提高服務效率。在實踐經驗積累中,探索符合國情院情的“互聯網+醫療健康”模式和發展方向,用實際行動踐行“互聯網+醫療健康”,為實現健康中國貢獻力量。

【主持人】謝謝孫院長。下面進入提問環節,按照慣例,在提問之前大家要通報所在的媒體,如果沒有特別的出鏡需要,可以坐著提問。

【新華社記者】問題提給孫院長,我想請問您,現在互聯網經濟站上了一個創新發展的風口,您對於從醫院的實踐來講,互聯網醫療健康方面的規範化和系統化的發展,您個人有什麼樣的期待。第二個問題,利用信息化的技術怎麼樣能夠更好地為老百姓提供普惠化、便利化的醫療服務?謝謝。

【孫陽】非常感謝您提了一個非常好的問題,確實以前在互聯網領域開展醫療健康服務一直在基層有很多的經驗,我們也一直期待著國家能有一個頂層設計,給我們很好的一些規範和標準,相信這次國務院通過的“互聯網+醫療健康”的意見將對我們下一步通過互聯網提供醫療服務,來實現“互聯網+醫療健康”有一個非常好的、規範性的指導,有助於推動我們這方面的工作。

第二個問題是關於通過“互聯網+醫療健康”來便民惠民的方面,我覺得這方面會有越來越多的利好消息,醫療機構將互聯網技術引入到便民惠民服務,能夠切實通過信息的發展,解決現在給患者帶來的很多困擾。比如説繳費排隊長、掛號排隊長、等候時間長,我們都可以通過互聯網技術,開展移動預約、移動分級診療、移動支付,切實減少患者的排隊、等候、跑路的時間。通過利用4G以及將來5G技術的互聯網,我們也可以實現醫院更多的流程優化和管理改進,包括設備的共享、管理,患者的安全管理等等,會大大地方便患者的就醫,一些在社區基層就診的患者也能很便利的通過互聯網直接和大醫院醫生、專家聯絡上,幫助基層解決更多的問題,這些對醫療健康整個服務體系會有一個非常好的推動作用。

【工人日報記者】想問一下孫陽院長,我們都知道中日友好醫院已經開展了多年的遠程醫療,請問遠程醫療與現在我們所説的“互聯網+醫療健康”有什麼不同?謝謝。

【孫陽】謝謝這位記者,你的問題我覺得非常好,我覺得確實遠程醫療和我們今天説的“互聯網+醫療健康”的概念不是完全一樣的。上世紀九十年代最早提出遠程醫療這個概念,那個時候我也參與過這個領域,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技術還是很簡單的。隨著技術的發展,我們也進入了全新的互聯網時代。我院遠程中心的盧清君主任也在這兒,可以請他回答一下。

遠程醫療中心主任、副研究員盧清君回答記者提問。中國網 張若夢 攝

【遠程醫療中心主任、副研究員 盧清君】互聯網帶來了很多便利的條件,同時也為我們帶來了很多的拓展性,讓我們把先進的醫療技術延伸到基層,尤其是偏遠地區,具備了技術條件,我們遠程醫療可以很方便的惠及到更多的百姓,所以實際上遠程現在的發展已經用了很多互聯網技術,給我們拓展了很多業務模式,帶來了更多更便利的條件。同時互聯網還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把我們的很多大數據、人工智慧等很多新的技術,通過互聯網遍地的連接,可以讓我們實現有效的連接。比如大數據技術、雲計算技術和人工智慧技術,這些是互聯網給我們帶來了一些新的技術、新的機遇,同時也讓我們的工作效率更加提高、更加方便去用,這樣才有可能去更多的拓展到邊遠地區,包括一些應急事件。前期我們利用互聯網醫療和遠程技術也保障了很多大型活動和國家級會議,給我們也取得很多的經驗和成果。所以互聯網+醫療會給我們更多的保障,讓我們有更多的機會,同時我們也要放心大膽的沿著規範化管理的路線,發展我們的遠程醫療,更好地推動“互聯網+醫療健康”,謝謝。

【健康報記者】提問一下焦局長,大家都知道緩解看病難、看病煩是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之一,“互聯網+醫療健康”來了,能夠給老百姓帶來哪些實實在在的好處,能不能給我們具體介紹一下?

【焦雅輝】​謝謝您的提問。用一句話來概括,老百姓從“互聯網+醫療健康”中能夠享受到更多的便利和益處。

具體來説,第一個好處就是,利用“互聯網診療”手段,北上廣等大城市以外的患者,尤其是中西部省份,包括農村的患者,可以不出家門就能夠享受到北上廣等大城市的優質醫療資源,看上大醫生、大專家,這就是大家説的“遠程醫療”。

第二個好處就是提升了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利用“互聯網+”的方式開展家庭醫生的簽約服務,對簽約的患者進行日常健康管理與服務。如何讓那些慢性病的患者,尤其是一些行動不便的老年人、殘疾患者,能夠享受到便利的醫療服務?通過簽約服務,家庭醫生會給患者提供適應的健康指導。另一方面,對一些長期穩定的慢性病簽約患者,如果需要調藥或者是基層沒有相應的藥物,家庭醫生可以在線給他開具一些處方,並且通過第三方配送方式直接把藥物配送到家裏,使患者能夠享受到實實在在的便利。

第三個好處就是利用“互聯網+”的技術讓就醫更加便利。比如到中日友好醫院看病,剛才孫院長已經介紹了,有很多信息化的手段方便患者掛號就醫。現在,我們有很多的醫院開發了自己的手機APP,有了自己醫院的信息平臺,為患者提供掛號預約等等便捷服務。再比如,北京、浙江等一些省份開發了全省統一的預約掛號平臺,患者可以使用手機在移動端解決掛號的問題。此外,我們還推進分時段預約診療,讓預約的時間精準到一個小時甚至半個小時之內,在方便患者就醫的同時,醫院可以對就診高峰進行重新調整。我們還推出移動支付、診間結算、在線檢查檢驗結果查詢、導醫服務、健康信息推送等服務,為患者帶來實實在在的便利。

【中國經營報記者】您剛才講到“互聯網+”醫療給老百姓帶來了很多的實惠和方便,大家很關心“互聯網+醫療健康”對醫療質量的監管大概是有什麼樣的舉措。

【焦雅輝】​您提的這個問題非常重要。

剛才我在前面介紹的時候也提到,我們在文件中有兩個重要的保障政策,一個是醫療質量安全,一個是數據信息安全,這兩個“安全”也是政府部門、社會各界最關注的問題。我們高度關注醫療質量安全,一方面允許依託醫療機構發展互聯網醫院,必須保證信息的真實性和可靠性,醫生的身份能夠得到有效核實。另一方面,我們允許互聯網企業進入到醫療健康領域了,但同時必須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要求必須落地到醫院,保證能夠“看得見、摸得著”。因此,我們規定依託實體醫療機構,還要進行線上、線下統一監管。對於醫生的資質,現在全國已經建立了統一的醫師電子註冊信息庫,在這個庫裏大家都可以查詢到全國所有的醫療機構、醫生和護士的信息,任何人登錄這個系統都可以查到。

第二個做法就是要對醫生的身份進行數字化的認證,來保證質量。下一步,我們還要進行醫生在線診療數字的身份認證,就是保證網上全程要留痕、可追溯,可以對醫生的診療行為進行全程的監管,並且全國要進行聯網。

第三是明確責任主體,尤其是互聯網企業應該承擔的主體責任。一旦發生了醫療不良醫療事件或者損害事件以後,除了主體醫療機構要承擔責任以外,我們還要加大互聯網企業舉辦的互聯網醫院的主體責任。通過加大主體責任,讓互聯網企業能夠主動的履責,要對提供的服務和診療行為進行負責。

也有一些地方建立了一些互聯網的監管平臺,對於區域內的所有互聯網醫院,包括醫療機構利用互聯網開展的醫療行為,在網上都可以進行實時的監管。

我記得在國新辦開吹風會的時候,規劃信息司的于司長有一個非常形象的比喻,既要加大踩油門,同時也要做好踩剎車的準備,所以我們一方面鼓勵發展,一方面要加強對醫療質量的監管,本著對人民群眾健康和生命負責的態度,採取包容以及審慎的基本原則,來加強監管。

謝謝。

【中國家庭報記者】我想請問一下焦局,剛才提到安全,請問如何保障信息安全,包括患者病歷安全的問題?第二,現在醫療機構可以發展互聯網醫院,如何理解互聯網醫院這個概念,如何定義它?第三,現在大醫院的醫生,尤其是主治醫生非常忙,本來在線下就已經夠忙了,如何保證他在互聯網上提供醫療服務?想請問二位。

【焦雅輝】​謝謝,我先來回答您兩個半的問題,後面半個留給孫陽院長來回答。

首先關於數據信息安全的問題,比如像電子病歷,大家擔心患者的隱私泄漏。其實不管是線上還是線下,長期以來,衛生健康行政部門,以及我們醫院都高度關注患者的隱私保護,既包括患者在就診過程當中的隱私保護,也包括在就診之後産生的病歷信息的安全。一直以來,對於病歷信息等的保管和使用都有非常明確、嚴格的規定,這些規定比較清晰,相應的文件大家也可以找到,我就不再耽誤時間去講了。下一步,我們也在研究保障電子信息數據安全。從國家的信息安全法來講,對於不同的信息系統是有相應級別保密要求,我們叫“等保”,對於健康信息也是上升到很高的級別要求來進行管理,下一步對於這些信息系統我們也要要求進行“等保”,從技術上加強安全保護。

另一個方面,涉及電子信息的“確權”問題,也就是説這些電子數據信息到底“歸誰”,只有確權以後才能明確數據誰能夠使用?怎麼使用?我們也正在與很多的法律專家,包括信息和醫院管理的專家進行研究,對電子病歷的數據信息進行確權。比如美國有法案,首先明確數據信息所有權益保護的問題。我國也要以法律法規的形式來進行確權,並且加大信息安全的保護力度。

第二個問題,您問的是怎麼理解互聯網醫院。剛才我也提到了,互聯網醫院是一個新生事物。從任何一個國家來講,“傳統觀點”當中的醫院或者是醫療機構的概念,就像中日友好醫院要有大樓、病房、手術室,要有醫藥護技等專業人員,要有後勤、行政管理人員,得有一系列的設備才叫醫院。“互聯網醫院”是比較新生的事物,我們以往沒有這樣一種形式,也缺乏這方面監管的實際經驗。現在,實際上的互聯網醫院已經突破了時間和空間的障礙,在互聯網醫院裏面,絕大多數都是醫生,沒有其他更多的人員,還有一部分互聯網醫院聘了一部分藥師來進行處方的審核,所以這個“互聯網醫院”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醫院的概念。

國務院文件印發以後,我們也要研究出臺關於互聯網醫院的管理辦法等配套文件,對“互聯網醫院”進行界定,明確互聯網醫院登記註冊流程等,比如像我們現在的醫療機構、醫院都是要發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互聯網醫院由哪一級的衛生健康行政部門發許可證,怎麼驗收,如何監管?我們正在會同法律、醫院管理以及信息的專家一起共同研究這些政策,儘快出臺,希望通過這個文件能夠解答您提出的疑問。

第三個問題,醫生在線下已經很忙了,還有沒有時間提供線上服務?我覺得大家不要把“互聯網+醫療健康”割裂開來看。其實“互聯網+”應用的範圍非常廣。大醫院的醫生確實很忙,他在診室裏面看病人,但實際上他已經在應用這些互聯網技術了,比如像利用遠程技術給患者開一些處方。我們現在有一種模式叫“基層檢查,上級診斷”,像中西部一些地方,基層機構把遠程系統直接連到了當地的三甲醫院影像中心,基層所做的心電、B超、影像的檢查都可以實時上傳到三甲醫院遠程影像診斷中心或者遠程心電中心,這些大醫院裏的醫生在他的工作時間,實際上已經利用遠程或者互聯網的方式為基層提供服務。所以,我覺得大家不要把“線上、線下”一定分為8小時以內、8小時以外,人為機械的割裂開。我們的醫生不僅僅是像傳統的、大家理解的那樣,只能利用業餘時間才能在互聯網上給患者看病。除了利用碎片化的時間提供服務以外,他在醫院工作的時間之內,也在利用互聯網技術為患者服務。還有社區的醫生,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既可以坐在診室裏為患者看病,同時也可以利用互聯網技術為簽約的在家患者提供遠程健康指導甚至調整用藥,進行健康的管理和監測。所以,我覺得這個不是非此即彼的問題,大家還是要全面的來看待互聯網技術在醫生工作中的應用,其無時無刻不在發揮重要的作用。

【孫陽】剛才焦局長已經説得很清楚了。我個人認為,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一定會讓患者就醫越來越方便,醫生負擔越來越輕,這一定是個大趨勢。我相信,隨著互聯網技術不斷升級,會對我們將來醫療服務的流程優化,起到更多的更重要的推動作用。我們以往的傳統思維是白天上班,下班上網,以後可能不是這個概念了,我們有一些很多診療的流程是會發生重大變化的。比如説通過互聯網和遠程,患者可能就不需要到大醫院,在基層很多問題就解決了。通過我們的互聯網技術,也可以幫助改善醫院的診療流程,提高我們的工作效率。以我們醫院為例,我們現在有三個院區,醫生經常需要幾個院區之間跑,消耗大量的時間成本,現在我們就可以通過互聯網和遠程技術來解決很多問題,以後甚至科和科之間,不同樓層之間,很多時候大夫都不用再來回跑。包括一些智慧輔助診斷,都會提高工作效率,減少人力成本。比如有的時候我們的放射影像數量特別大,需要醫生花很長的時間去看,未來我們就可以利用人工智慧幫助輔助篩查,重點幾個關鍵的影像,醫生做出決定就可以了,大大地提高了效率,所以我相信互聯網的發展一定可以減輕醫務人員的負擔,同時方便患者就醫。

【中國人口報記者】我想提給焦局長,我們注意到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中提出了很多安排部署,我想了解的是醫療機構在未來對“互聯網+醫療健康”的服務上有哪些新的改變?謝謝。

【焦雅輝】​實際上,醫療機構在服務理念的改變,不是在文件下發以後才會改變,事實上全國很多的醫院已經在利用互聯網技術發生著很大的改變。我覺得這項工作目前在全國覆蓋的面還是比較廣的,特別是我們2015年在全國啟動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劃,2015-2017年是第一個三年週期,今年開始到2020年是第二個三年週期。我們已經把全國各地一些好的經驗和做法納入到改善醫療服務行動計劃當中,變成全國所有醫院齊步走,必須做的一件事情,這其中一項就包括利用互聯網技術改善我們的醫療服務。

首先,優化醫療服務的流程,最明顯的改變就是剛才我提到的預約診療,分時段預約診療。大家不用大清早到醫院去排隊、掛號,可能還挂不上號,有一張照片大家可能都看過,某個三甲大醫院的門診大廳,淩晨的時候有躺著的、坐著等著掛號的。還有一個我印象非常深刻的電視鏡頭,早上醫院一開門之後,人群潮水一樣的蜂擁涌進醫院的門診大廳來掛號,堪比春運。像這樣一些場面,可能某些特定的階段還會出現。比如今年春節之後,網上曾經有一些照片,但是絕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已經見不到醫院裏邊這樣的情景了,所以,分時段預約診療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就是有效的分流了患者。

另外是診間支付、移動支付,包括出院的“床旁結算”,這些都是互聯網技術帶來的一些便利,對醫院服務流程上的改變。還有一項工作,我覺得會改善患者切身的體驗,我們要求集中的預約檢查,可能以往很多患者都有這個感受,到醫院裏邊來可能需要做不同的檢查,不同的科室可能會給他開單子,各自約各自的時間,要跑很多次,尤其是外地的患者非常不方便,現在我們要求能集中的都集中起來預約,給患者約在同一個時間段,比如同一天都是上午就來,空腹把血都抽了,把該做的檢查都做了,患者回去之後可以不到醫院裏來拿片子、拿結果,通過手機就可以查詢自己的檢查檢驗結果。這些都是我們在醫療服務方面做出的一些改變,非常方便患者。現在還有一些醫院利用互聯網技術改善後勤服務,雖然不是醫療核心的服務,但是患者感受是非常好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患者到醫院來,一個感受是門口堵車很嚴重,進不來,尤其是開車來看病的,最頭疼的就是找不著停車的地方,我們現在有一些醫院和互聯網企業合作,把周邊的停車場、車位整合到一個查詢的軟體、地圖上,患者到醫院來時可以查詢周邊哪有停車的地方,方便找到停車位。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的解決了患者多方面的需求,應該説給患者帶來了非常大的便利。

另外一個便利,我前面也提到了,就是遠程醫療。我們在文件發佈的時候,大家注意一下,在“互聯網+醫療健康”這個領域裏面,提出的第一項措施就是允許依託醫療機構發展互聯網醫院,第二項措施就是要在醫聯體之內利用互聯網信息技術促進優質醫療資源下沉。我們在全國推進醫聯體建設,孫陽院長也提到了,在醫聯體建設中,最好、最有效、發展最快的模式就是專科聯盟,專科聯盟的發展最有效的一個手段就是遠程醫療,利用遠程的方式能夠把我們的這些優質資源輻射下去,一方面幫助帶動提升基層診療服務能力,另一方面讓這些邊遠、貧困地區的老百姓都能夠享受到這些優質資源、大專家的醫療服務。

第三個醫療服務方面的改變,前面我也提到了,就是“互聯網+公共衛生服務”,包括“互聯網+簽約服務”。我們允許醫療機構利用互聯網技術對於部分常見病和慢性病的患者提供在線診療的復診服務,不是初診,這裡我要特別強調,允許對於部分常見病和慢性病的患者提供復診服務,並且在掌握了病人的關鍵病歷信息之後,可以在線開具處方,在線開具處方之後,可以通過第三方的企業把一些藥品配送到患者的家裏面,這對於一些長期慢性病的患者,尤其是一些老年慢性病患者確實非常方便。這些都是“互聯網+”在醫療服務領域帶來的一些改變,有的改變已經發生了,還有一些改變比如AI、人工智慧的應用,這些改變也正在或者即將要發生,會影響到每一個人的生活。謝謝。

【科技日報記者】我想問一下孫院長,您剛才提到我們在進行醫聯體建設的時候,也幫助基層醫院進行學科建設,我想請問一下這個學科建設,是一個鬆散的關係呢?還是對他們進行一定的培訓?我們在進行了基層學科建設的幫扶之後,他們有哪些變化,進行遠程會診或者合作診療過程中有哪些感受?請您介紹一下。

【孫陽】謝謝這位記者,您提了一個非常好的問題。通過互聯網,確實可以大力促進醫聯體的建設,推進分級診療,我覺得這個效果是非常明顯的。這兩年來,我們陸陸續續的在各個專科建立了醫聯體包括呼吸科、疼痛科,還有中西醫結合的腫瘤,以及肛腸、毛髮、上頸椎等等專病醫聯體,目前已經有2000余家醫院加入了我們各個專科專病醫聯體,覆蓋了20多個省。我們在醫聯體建設上主要開展了兩個方面的工作:一是開展雙向轉診,把一些疑難危重的病人及時轉到我們醫院,患者進入康復期後,再及時轉回基層醫院,解決患者看病就醫的問題。二是在醫聯體內開展培訓。利用運營商提供的網絡,借助一些專業的媒體,搭建平臺,在全國範圍內形成了專科培訓品牌,目前已經有近一百萬人次的基層醫生通過線上培訓,迅速獲取了非常好的專業知識,也通過這個培訓,結合我們的遠程會診,幫助他們在當地解決一些疑難病症的診治。

今天我們的會場裏,就有一位我們醫聯體成員單位的醫生,來自湖南湘潭的蔣明彥大夫,他也多次參加過我們呼吸專科醫聯體的培訓、轉診,我們請他來談談個人一些切身的體會。

湘潭市中心醫院蔣明彥回答記者提問。中國網 張若夢 攝

【湘潭市中心醫院 蔣明彥】謝謝孫院長,謝謝各位媒體朋友。我是來自湖南湘潭市中心醫院的蔣醫生。我們加入中日友好醫院的呼吸專科醫聯體,已經快一年了,我最近正在參加中日醫院組織的呼吸與危重症學科建設的參訪項目,所以有幸來參加這次會議。

這裡我談談來自於基層的一些感受。我感覺加入醫聯體後,收穫非常大。我們醫院在中部地區,我們自己雖説也是一家三級醫院,但是從呼吸學科的發展水平來説,與中日友好醫院這樣的國家級大醫院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的。通過參加很多場線上的培訓,包括鐘南山院士、王辰院士共同組織的一些現場查房的觀摩,組織全科醫生進行實時的學習和總結,對於提高我們的能力,更加規範為病人診治,幫助特別大。

醫聯體在互聯網上經常開展疑難病例討論,這也是一個很好的形式。很多疑難病例,我們在基層,平常根本沒有辦法看到,通過這個平臺,我們就能夠很好的把握一些很前沿先進的研究進展和診治技術。

我們還通過遠程醫療,來請中日醫院的專家幫助我們診治一些比較疑難的病例。我舉一個例子,去年我們曾經遇到一位40多歲的肺泡出血的危重病人,當時我們的治療效果不好,我們多次通過網絡向詹慶元老師請教,詹老師在線上給我們提供了很多的幫助,但是還沒有解決,他又親自到湖南對我們進行現場指導,幫助我們從細節上做了一些小小的調整,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像這類病人,不可能去長途轉運,根本沒有這個條件,我們通過專科醫聯體聯絡起來以後,這些問題都迎刃而解了。我覺得線上和線下的診療應該結合起來,也包括一些人員的培訓,我們很多的醫生、護士,都會從線上線下接受培訓,後續我們還會有培訓方面的計劃,也特別謝謝中日醫院,謝謝孫院長對我們的支持。

另外我們也把從專科醫聯體中學到的知識對我們區域內基層醫院進行普及。焦局剛剛講的改善醫療服務行動,我們醫院,包括我們的社區在去年也取得比較大的成績,我們也在建設遠程的影像中心、心電圖中心,在專科建設上,不斷地發揮優質醫療資源的作用。

還有一個我們感受很深,很多終末期肺病病人,包括慢阻肺,包括纖維化病人,需要接受肺移植,我們沒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怎麼辦?中日醫院有全國頂級的肺移植科,我們以前也有這樣的病人來這裡做評估,但等待供肺比較困難,病人要來回奔波。我們就通過遠程和中日醫院的老師聯絡,先在我們當地對病人進行評估,評估以後,如果有適合的供肺,病人當時就過來了,省了很多的舟車勞頓。

我感覺,在基層社區,特別是廣大的農村地區,患者對優質醫療資源有更大的需求。我們會與中日醫院一起努力,把工作做得更好。

【中國婦女報記者】人工智慧現在在醫療上的應用日益廣泛,不僅在手術、診斷,而且在治療方面都有應用,我想請焦局談一下目前我們國家在這一塊有沒有研發情況,國家有沒有一些支持政策或者計劃?謝謝。

​【焦雅輝】謝謝,您提的這個問題我覺得也是符合我們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方向。人工智慧的應用涉及産學研用、醫工企幾個方面聯合起來開展相應的工作,特別是在醫療健康領域人工智慧的應用。我們作為醫療衛生服務的提供主體,最了解患者的需求,所以我們根據患者的需求提出對人工智慧的一些想法、一些需求,比如前面我提到的人工輔助診斷系統,也包括達·芬奇手術機器人、手術導航等等,這些都屬於廣義的從供給側來使用的AI技術。從需求方來講,AI的應用領域就更廣了,像一些可穿戴設備用於監測血壓、血糖。您是中國婦女報的記者,現在有一些婦女兒童醫院、婦産醫院,對於一些做産檢的孕婦有了遠程的胎心監測AI設備,減少了孕婦去做産檢的舟車勞頓。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醫療衛生行業更多的是提出一些想法,跟大學、研究機構、科研機構一起來協同、開發更有針對性、更符合市場需要的人工智慧産品,比如像安徽合肥的中國科技大學,包括像天津、湖南,很多的大學都有研發的團隊,還有一些創新的公司、企業,都一起共同開發很多AI的産品。

您提到國家有沒有這方面整體的計劃和安排,我不是非常明確的了解計劃,但是我相信科技部門應該有一些重要的計劃支撐和安排,因為我聽到很多醫院、很多大專家,他們曾經提到參加了一些攻關計劃或者是負責一些科研項目,這些計劃和項目有的是國家的重大科技攻關項目,有一些是地方層面的項目,還有一些社會的基金、資金也資助或者提供了這方面的研發。我覺得從AI的科研方面來講,不僅僅是政府在推進,從國家到地方、從政府到社會,方方面面的力量都在動員起來,大家在做這方面的工作,而且據我的了解,中國在這個方面在全球還是比較領先的,所以對於這個前景我們也是充滿了希望,也充滿了期待。

謝謝。

【主持人】謝謝各位媒體朋友!我們今天的專題發佈會就到此結束。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張興華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