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 銀行業如何順勢而為

2018-04-03 21:13 來源: 中國金融新聞網
【字體: 打印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堅持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著力實現合作共贏,顯著提升開放型經濟水平。具體到銀行業而言,《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有序開放銀行卡清算等市場,放寬或取消銀行外資股比限制,統一中外資銀行市場準入標準。

作為我國對外開放的重要推手,金融對外開放的擴大,要求銀行業不斷在探索中學習。“對外開放也是實體企業、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參與者在開放的環境中逐漸成長,逐漸在開放中體會自己的角色、發揮作用和體會國際競爭的過程。”在今年兩會的答記者問中,時任央行行長周小川表示。

為“一帶一路”保駕護航

“到目前為止,銀監會已和32個‘一帶一路’國家的監管當局簽訂了監管合作備忘錄,這為下一步中資銀行和‘一帶一路’國家銀行的合作創造了更好的條件,提供了更好的保障。”在3月24日召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8”上,銀保監會黨委委員王兆星表示,作為“一帶一路”倡導的“五通”之一,資金融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保障。而銀行業作為資金融通的助力者和踐行者,正在積極加快打造“一帶一路”的金融服務網絡,著力為“一帶一路”建設鋪路搭橋,保駕護航。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末,以國際業務見長的中行在“一帶一路”沿線共跟進境外重大項目逾500個,完成對沿線國家各類授信支持約1000億美元。

同時,截至去年底,已有10家中資銀行在26個“一帶一路”國家設立了68家一級分支機構。據了解,“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中資銀行共參與了“一帶一路”建設相關項目2600多個,累計發放貸款超過2000多億美元,主要集中于交通基礎設施、能源資源和裝備製造及出口。

“在為‘走出去’企業和‘一帶一路’沿線客戶提供差異化、特色化服務的同時,銀行業的國際化水平也穩步提高。” 交行金研中心首席宏觀分析師唐建偉表示,“未來,中資銀行進入海外市場的方式也將更加多元,不再局限于設立機構,通過代理行、並購等方式拓展業務也將日益興起。”

不過,唐建偉也指出,各國不同的政治、法律與文化環境為中資銀行的國際化發展帶來了極大的挑戰。“因此,在海外資本市場尋求融資時,中資銀行要注意學習國外的遊戲規則,加強與海外市場的溝通,及時發佈有關信息,認真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同時,銀行的國別風險管理體系應覆蓋境外授信、投資、代理行往來、設立境外機構、境外服務提供商提供外包服務等各個環節。要強化國別風險限額管理和監測,合理認定不同擔保機構和擔保方式帶來的國別風險變化及轉移,確保國別風險準備金計提充足,並將國別風險納入本行的壓力測試。”唐建偉説。

新興業務未來可期

“在積極拓展海外業務的同時,中資銀行也在不斷加強在産品、服務和合作模式方面的創新。”王兆星表示,“在産品方面,除提供傳統信貸支持外,中資銀行積極開展跨境人民幣融資業務,發行‘一帶一路’主題債券,並通過投貸聯動等方式開展‘一帶一路’項目融資;在合作模式方面,中資商業銀行與政策性銀行、中資銀行與外資同業以及參與多邊機構的合作都進行了很多有益的探索。”

展望未來,唐建偉認為,中資銀行的海外業務將由單純滿足中資企業“走出去”需求向服務當地客戶轉化。業務空間也將從四個方面逐步拓展。

首先是境外零售業務的加強。據銀聯官方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銀聯卡境外發卡量已經達到9000萬張,但和逾60億的總發卡量相比,佔比很小。可見未來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其次,境外理財業務仍是一片藍海。在中國居民財富增長及金融機構綜合化經營趨勢下,中國居民財富的全球化配置將成為一種趨勢,境外理財業務不僅能夠成為中資銀行新的業務增長點,還能夠成為中資銀行參與國際銀行業競爭的戰略型業務。

再次,人民幣國際化必然伴隨著海外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快速發展。未來離岸人民幣存貸款、人民幣債券及匯率和利率衍生品等相關離岸人民幣業務有著廣闊的發展空間。中資銀行對跨境人民幣業務愈加重視,並積極爭取離岸人民幣清算行資格,開展清算業務。

最後,人民幣國際化有助於促進銀行綜合服務創新。銀行可以將其金融産品由單純的結算、融資等基礎性金融業務轉到側重為企業提供“一攬子”金融服務方案。“比如,通過境內外分行聯動,銀行可以幫助企業在境外人民幣市場以發債形式籌集人民幣資金,併為企業設計境外人民幣投行業務、跨境人民幣融資、跨境匯款等服務為一體的綜合金融服務方案。” 唐建偉舉例説。

強化合規意識抗風險

“放寬或取消外資一些股比限制,實際上體現了內外資一視同仁,並不意味著放鬆監管。”新任央行行長易綱日前在兩會記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通過加強金融監管,完善配套監管機制,我們仍然可以有效地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

在擴大金融對外開放的過程中,還需要有力的監管來應對銀行業所面臨的各類風險。而對於銀行業而言,強化合規意識、完善風險管理同樣重要。

“中資銀行國際化進程越深入,海外金融市場波動性、海外流動性問題越值得關注。而且海外資産規模越大,對國內業務的影響及傳染性也就更大。” 唐建偉提到,要把風險管理系統與業務範圍與機構佈局同步推進,持續完善全球一體化的全面風險管理架構。遵循“業務落地在哪,法律合規在哪,風險管控到哪”的原則,提升境外業務風險管控水平,加強境內外風險一體化管理。並加強風險條線垂直管理,建立按部門統籌與按條線延伸相結合、相關部門協同管理的機制,提高風險管理的獨立性、有效性和對整體風險的全面把控能力。

“中資銀行整體的反洗錢意識仍然較弱,和海外銀行機構的反洗錢體系差距較大。這很可能成為未來中資銀行海外經營的重要風險點。” 唐建偉表示,要提升中資銀行境外機構合規管理水平;要準確把握境外反洗錢監管態勢,高度重視反洗錢合規管理。

此外,唐建偉認為,中資銀行要學會利用科技手段加強境內外風險管理能力。“適應信息化銀行建設的要求,要加強與國內外相關專業機構的合作,進一步完善國別風險信息庫、項目招投標信息庫、企業信用風險信息庫和跨境物流信息庫,運用大數據的科技手段,加強對市場需求和風險信息識別與監控。”唐建偉説。(見習記者 陸宇航)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雷麗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